在文字里感受你的温度。

文字下午茶

— 热度 11952 —

+ 加入 已加入

9.6千人
程虫虫
19

头条 【长篇小说连载】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天亮。 吕四娘叫了辆黄包车直接去了万年路,她到沈记老店见沈放正专心致志的做账,惊异道:“沈少爷,没想到你也有这么认真的时候?” 沈放抬头一笑道:“今天什么香风把四娘吹过来了?”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招呼道:“要不要做几身衣服?” “果然是不一样了,以前开口就是姑娘,现在开口就谈生意!”吕四娘打趣道:“不过沈少爷的生意,我还是要照顾的!”她走到布料架上挑选起来,沈放跟过来亲自介绍。 “你皮肤白,颜色都好挑,你看这块绿色暗花的怎么样?是刚回来的新款。”沈放拿出一块料子问道。 “沈少爷的眼光一直不错,就这块吧!”吕四娘伸手摸了一下料子:“上等丝绸,图案精美。”倏的,她放低声音道:“如梦给你绣了个锦囊,她不方便我替她给你。”“好的,过来挑一下款式吧!”沈放喜笑颜开,一颗心激动的不能平静。 吕四娘拿出锦囊给他,嘱咐道:“你可要一直带在身上。”沈放接过锦囊,视若珍宝的揣在身上:“替我谢谢她,有心了,合欢花是我最喜欢的花!” 伙计们看在眼里,窃窃私语道:“二少爷真是风流!不知道又和醉春楼的哪位姑娘好上了!” 吕四娘翻着款式本子,惊讶道:“这些款式真好看,时髦程度不比大上海差!尤其是这三个款。”沈放赞叹道:“四娘好眼光!这三个款式是我翻了好多杂志,从电影明星身上的款式稍加修改出来的!你打算做哪件?”“我再挑两款布料,三个款式我都要。” “没问题。”沈放笑的灿烂:“要入秋了,四娘若是要给姑娘们做衣裙一定要多过来逛逛,我们这里每周都会有新款,虽然远了点但你要是过来我一定给你个最优惠的价格。” “那好,一言为定。”吕四娘道。 …… “沈放。” 沈放刚送走吕四娘,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转身见小玲正微笑着向他招手。 “小玲小姐。”沈放招呼道。 “沈先生,我们现在离这么近,你都不过来看看我!”小玲幽怨道。 沈放尴尬的笑道:“我这是在上班没有时间。”就算有时间他也不想去。 小玲走上前,笑道:“你领带散了!”她伸手想帮沈放系领带却倏的将手缩了回来,笑容也瞬间僵住了。 沈放察觉到她的异样:“你没事吧?”小玲摇了摇头,脸色却十分难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我们一起去省城看电影?”他为难起来:“这个还真不知道!”“没关系,我等你,多久我都等你!”她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次日,开封城又多了一具女尸。 死者家属哭的歇斯底里,而周围无一线索。一名身着黑色衬衣的男子围观了许久,转身坐黄包车去了醉春楼。 “先生,你找哪位姑娘?”有姑娘上来搭话。 黑衣男子并未理会,一直往里走。 赛牡丹从二楼上下来,打量了男子一眼道:“你可是刘先生?”她见过他的照片。男子点了点头。“上来吧!妈妈已经等了你很久了。”她带领刘姓男子走上二楼茶厅。 吕四娘见刘先生来了,连忙吩咐丫鬟泡上好茶。“有线索了吗?”她迫不及待问道。 刘先生看了一眼周围的丫鬟,吕四娘心领神会屏退左右道:“你现在可以说了。”他拿出好几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子是同一个人,无论她穿什么样的衣裙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永远遮住双眼。 “我查了沈放所有的关系网,只有这个女子最可疑,她来历不明,身边跟着两个外地口音的人,我摸过底那两个人都是日本人,我记得你说过你要找一个有着紫色瞳孔的少女,她有可能就是你要找的人。” “刘先生不愧是上海最好的侦探,这么快就查出来了!不过四娘还想请你帮个忙。”吕四娘心里还有些疑惑,紫瞳是明朝古墓的人,又怎么和日本人扯上了关系,她一定要确认。 “四娘但说无妨。”他们在上海认识,他一直对她很照顾,这次也是吕四娘一封电报他就从上海坐火车赶到开封来了。 “有没有办法让那女人把眼睛露出来,虽然种种迹象表明她就是紫瞳,可我想不明白她怎么会和日本人扯上关系。”吕四娘心里越发沉重,事情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 “这个恐怕只有沈放能做到。”刘先生仔细观察过小玲对沈放很亲近,而旁人想近她的身都很难。 “那沈放如果这样做了会有危险吗?”“危险是肯定的,不过我还有更安全的方法,也需要沈放配合。”“什么办法?”“让沈放把这个送个她。”刘先生拿出一瓶香水:“这是一种味道最不易散,却又极度容易沾染到人身上的香水,只要她再出来作案,受害者身上就一定会有这种香水的味道,到时候只要带警犬过来就真像大白了。” “用不着警犬。”吕四娘突然想到了白如梦,偷笑道:“我一个朋友嗅觉极好,她出马肯定行。”千年僵尸嗅觉自然是不同凡响。 一轮新月照进沈放的榻上,他手里握着锦囊翻来覆去兴奋的睡不着觉,心里想道:“她心里一定是有我的!”不过转念一想他情绪立即跌落到谷底:“喜欢又如何,她已经嫁给我大哥了,事已至此,只要她过的好便好!” 砰砰,有人敲门。 沈放本想大声问“谁呀”,心里一细想连敲门声都这样细微肯定是不想让人知道,连忙把话咽了回去。他下床走到门边,见影子是个女人,心里不由一动:“难道是如梦?” 沈放连忙打开房门,愣住道:“小梅。” 小梅示意他禁声,然后进屋将门掩上:“是姐姐让我过来的。”沈放欣喜道:“如梦,她有什么时要我帮忙吗?” 小梅点点头道:“二少爷最近是不是认识了一个叫小玲的小姐?” 沈放惊讶道:“你们怎么知道?” 小梅白了一眼道:“她总是把眼睛遮住这么醒目谁不知道!” “我也觉得她是挺奇怪的!” 小梅拿出那瓶香水:“把这个送给它,让她每天喷在身上。” 沈放诧异地接过香水闻了一下:“味道不错啊,她也太大方了吧!不过我很好奇她干嘛要送礼物给小玲却又不让小玲知道,她们是不是有交情啊?” “你要是真心帮姐姐就不要问了。”小梅撅着着樱桃小嘴说道。 “嗯。”沈放只有闭上了嘴,心里却越发觉得奇怪,白如梦,小玲,她们怎么一个个的神秘兮兮的!(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一一
29

又见雨

这样想想,到底是喜欢晴天吧。有风的晴天,阳光不会过于毒辣,当然有点雨丝的点缀会更惬意舒适。找一个明亮宽敞的地方坐下,风会从旁边穿过,听得到鸟叫甚至还可能有从远处传来拖拉机吭哧吭哧的声响,隔壁拖鞋在地面滑过,楼上在开关柜门木头咔嚓咔嚓。听见傍晚的公鸡在打鸣,头顶上雷声滚过,瓦背上房檐水掉落。

海盗船
121

回 望(二)

文字:海盗船 图片:网 络

聽汀
9

吃饱是件伤感的事

哦,我当然是吃得连渣都没剩。一个人出来吃饭,点了一堆还浪费,那就是最没道德的装B好吗?我可是真正不节食的人,请餐厅老板珍惜我!

程虫虫
24

【中国作家】写作能挣钱吗?

〇我们再谈谈性价比。 写网络小说,纯体力活,日码数千乃至万字,排名前10的年收入数百万,其余都是血汗换钱。 写自媒体账号,一周3推好了,每篇阅读量5万,跑起流量发软文,1000-3000元篇。这还不说个人品牌掉价、读者信任度降低。当然,讨论写作,垂直领域的内容和广告、服务不在此列。 写书。中国作者的出版收入,按6-8个点的版税算吧。只能说,很多作者会选择把版税兑换成书,以便送人之用。靠写作挣钱?去卖切糕更快啊其实。 写剧本和广告文案是快钱。但是,剧本不是你想写想写就能写。1,圈子。2,本事。 广告文案,好文案打着灯笼也难找。普通文案满街跑。薪水也就5000左右。以freelancer的身份接飞单,前有甲方乙方,身为丙方想捞多少?这还得是写到满足甲乙双方的要求。去问问乙方狗,光甲方就是怎样的催泪瓦斯。而且,剧本和文案也极度考验写作能力。 那么如果不能挣钱你可以坚持多久呢?一个文学爱好者如果不写到100万字,根本不必去评价自己能不能走写作这条路。一百万,这个数字真的好吓人,因为照每天输出3000字来算,一个月也写不到十万字。写那么多却无人喝彩没有物质回报的话,相信很多人听着就心疼和害怕了吧。 其实很多著名作家在成名之前甚至成名之后都废掉很多稿子的。他们是真的从心眼里热爱写作,并且对自己的作品要求也高。但废掉的稿子就真的是无用功吗?我觉得也不尽然,毕竟写作有个练习的过程,也许正是在写了这么多字的基础上,他们的能力才得到了质的飞跃。 〇前边是关于哪种写作,现在讲讲写作可能有哪种前途。 我反反复复考虑了很久,逐渐意识到我犹豫只是害怕自己投入的时间和精力不能带来物质方面的收获,但是写作的好处可不止名利呢,还可以梳理自己的思路,记录生活,缓解压力……而且我又确实喜欢写点东西,在写的过程中能够得到成就感。即便没有名利,我又何曾失去什么呢?如果不是写作,我也许很多时间都用来玩手机了。 认清现在写作的目的和期望。期望太高会带来额外的压力,而刻意坚持是很累心的,坚持越久附加的期望值也会越高,很容易孤注一掷。而放下这种过高的期望,也许才能回归本心,越写越轻松吧。我希望自己写字是因为内心深处有想法要表达,有故事要分享,有感情要抒发,不写出来不痛快。我希望写字是一个打开自己、卸下负担,让自己越活越轻松的过程。如果以功利的考量,沉在写作里,要换取报酬、尊重、上升渠道,讲老实话,去其他行业更快一点。 选择写作为生的人,多数是喜欢。如果一定要说实话,除了写作也干不来别的。 写作要自省、是自处,所以要首先要面对孤独。耐不住性子的人,其实写不出好东西。你看再浮夸的文笔再轻佻的行文,在写作的时候,都是沉在里面的。抄袭的不算,你知道我说谁。 写作能带来很多快乐。也许是寻章摘句之后突然找到意义的瞬间,也许是文章分享之后找到共情共鸣的人。但这层快乐一旦和“前途”绑定在一起,容易跑偏。动机不纯,做什么事都不太好说。 写作是一个出口。人总难免愁肠寸断的时刻,很多人选择大吃大喝运动唱歌,这都很好。也有人选择写作。张枣说:“写,为了那缭绕于人的种种告别。”这里边有沉潜的心意在。把写作当出口,写作会回馈你释然和洒脱。 最后感谢这个时代,有天赋、肯努力的写作者,再不会穷困潦倒了。你看杜甫爷爷,晚境总是碰到“100块钱都不给我”的人,好惨好惨好惨的。 出色的写作者可以在不同的写作之间转换,明确自己最想要的方向,也靠一些其他写作补贴日常开销。肯定挣不了什么大钱,但在这个社会,体面生活是不成问题的。虽然,各种方向之间的选择要经历挣扎和摸索。但最后,路总会越来越清晰。 另外,功不唐捐。所做的努力一定有回报,只是回报未必如你所料。至于前途,从来做好自己,听天由命。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一个坚持写作的人,首先他具备一般人不具备的坚持和毅力,这本身就是能否成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而为了保证持续的输出,他不得不通过大量的阅读以及观看大量的新闻资讯作为填充,而在这样的输入的过程,本身就是知识储备的过程。 储备好足够再次输出的知识之后,他还需要开始独立的思考,加之自己的见解。这不仅会给你构建一个好的思维模式,塑造一个好的习惯,也是增值的关键。 我看到后台有人给我留言说,写作不过是作者挣钱的工具。并且还酸溜溜地说了,鸡汤文已经熬不了多久。很多这样的话,都是针对那些靠写作挣到了钱的人来说的。他们非常浅薄的认为这些人写作最根本的意义就是挣钱。 但是还有很多,是那些一直写作还没有靠写作挣到钱的。他们的写作,就没有意义了吗? 我相信只有那些坚持下来的人,才能清楚地看到写作带给他自身,和他的生活的变化。 我曾说过一句话:“想要成为一个作家需要具备一些常人无法具备的能力。”意思也可以这样说,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通过努力写作成为一个作家的。但是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写作来改变自己的人生。 长期写作的人也许不能单纯地靠文字来谋生,但是长时间的输入和输出,会让你积累很多的知识,而这些知识一定是可以挣钱的。不管时代怎么发展,有一个道理永远不会改变,那就是知识改变命运。

一一
14

今夜没有星星

风起了,雨来了,今夜没有星星。在风未起,雨未来之前,夜空中就没有点点星光。可能是今夜的人儿,在前几日亮片撒得太多了,一时用尽了还没来得及发现,刚出去玩耍一圈回来,不曾想到夜来得这样快。没有星星的今夜,热也似乎特别膨胀,偏生要鼓着大大的身子和几个人在一间屋子里挤着。

小妖的晴天小镇
29

有时候陪伴就是见个面,吃顿饭。

文/小妖 A 每年大年初二,都是跟着娘亲回娘家的日子。我们每年这天都早早起来梳妆打扮便开车去往外婆家。一到外婆家门口就看到外婆坐在门口矮小的椅子上等着我们,一看到我们便赶紧起身一个劲的说:来啦,来啦,快进来。我看到外婆上脸上的涟漪,美丽却依旧藏不住。 进门后长辈们都坐下来嘘寒问暖侃侃而谈,晚辈们都拉起小手玩起转圈圈,而我站在旁边拍了几张其乐融融的相片,相片里所有人嘴角上扬,脸颊上时不时泛着红光。是的,看着这一切,我觉得很幸福。而我依旧会把这些相片洗出来纳入我的相册本,这是我的习惯。 每年这个时候,我们一家必定会上来和外婆家的亲人们见面和聚餐。几大家子坐在一起拉拉家长,聊聊育儿经。氛围总是其乐融融。 其实平日里大大小小的节日我们也会在家族群组织聚餐,可总是因为某些原因缺一少二,所以新年便是家族人员聚得最齐的时候。 大家都明白聚餐吃什么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能聚在一起见见面,培养培养感情。 平常工作时,我平均1周回去一次。而我每次一回去,娘亲就会做很多我喜欢吃的菜色,然后源源不断的给我夹菜,即使我说我已经吃不下了,但她仍旧觉得我应该多吃点,因为娘亲每次看到我,都说我又瘦了该补补。看是一顿饭,可这就是父母的爱,无可替代。 B 闺蜜跟我是隔壁市的距离,偶尔我实在压抑也会发微信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而她每次我一问时就说:“咋滴,又没人陪你吃饭,想起我啦?”而后便扑面而来一堆她发来的欠揍表情,可我依旧隔着屏幕微笑,她却看不见。 有一次去剪头发时,理发师说:“小姑娘,这么年轻,白头发这么多。”我让理发师给我拍下来,我发给了闺蜜看,半夜收到闺蜜回复:你是压力太大,你造吗。再这样下去,你会提前步入老年的。明天我过去一趟,请我吃饭吧。 我回复:那我不就是有着童颜的老年人吗。 有时候没办法,问候和任何想念的情感都是隔着屏幕用各种方式表达,毕竟距离也是真真切切摆在眼前的。 其实我和闺蜜都是喜欢坐在一起面对面推心置腹聊天的人,所以平常我们要嘛她来,要嘛我往。只要面对面,不管她白了还是黑了,胖了还是瘦了,我都能看到。 见面是唯一能最真实触摸和眼观对方的方法,没有之一。而随着社交软件的发展,多少人是隔着冷冰冰没有表情的屏幕问候? C 朋友Z前年结婚了,她说结婚后改变了很多,而唯一不变的却是他仍旧没法按时跟自己吃饭,即使她带着便当去到了他公司。很经常她带去的便当从热转凉,再热再凉,后来为了饭菜能温热,换成了保温瓶。最后经常是她等到半夜才在会客室和老公一起吃了晚餐。 她老公其实多次告诉朋友Z不要这么辛苦等他一起吃饭,后来朋友Z回复:其实我只是想跟你面对面吃饭,你那么忙,如果连吃饭都不能一起吃,那我一个人坐在客厅也没意思。菜凉了,我心也会凉了。 之前时常听到她说这种翘首以盼的日子很难受,可后来就是这样一番她带着饭菜去公司等他吃饭的景象。这景象在男方公司也变成了一道风景。刚开始别人都说她老公是妻管严,她老公都是笑笑说我们只是想尽量一天一起吃个饭。后面同事们也都从嘲讽变成了羡慕。 是啊,就算再忙能一起吃个饭是最好的温情。朋友Z说和她和老公没有太多的甜言蜜语,有的就是有空就常常一起吃饭。 D 其实不管是亲情,友情还是爱情,都不是能用冷冰冰的社交软件维系的,最好的维系方法还是有空见个面吧,一起吃顿饭吧,对方的酸甜苦辣一眼就可尽收眼底。 和家人吃饭,吃的是亲情。和朋友吃饭,吃的是友情。和另一半吃饭,吃的是爱情。 实话说,这三种感情在我们的一生中都是缺一不可的。就算你时常很忙,飞机到处飞,但是过年时,就暂时停下手头所有的忙碌回家吧。回去看看老去的长辈,回去看看长大的晚辈,顺便回去逛逛许久未见的田野和道路。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说的不仅仅是爱情,友情和爱情亦如此。 不要让家人的期待,慢慢变成无奈。其实家人要的就是陪伴,而不是冷冰冰的电话里一句:我再给您汇些钱,拿去买好吃的。不要让温暖藏于口袋,拿出来让家人捧在手心吧。 而陪伴很简单,就是相约见个面,然后吃顿饭。 嗯,是的,就是这么简单。

程虫虫
8

【长篇小说连载】我和僵尸有个约会

沈放回家正是饭点,罗汉迎上来道:“二少爷真准时,菜刚上桌呢!”他快步走进饭厅,沈老爷沈夫人,二太太,沈小山,白如梦已经在桌上了。 沈放一一打过招呼坐下,独独没有和白如梦打招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好亲昵的叫她“如梦”,却也不甘心叫她“嫂子”。 “现在到是懂事了,知道回家了!”沈老爷欣慰到。 白如梦吃着饭,目光偷偷向沈放掠过,从他进门那一刻起,她就察觉到了沈放身上沾染的邪气,本来沈放晚归那晚她就有所察觉,只是当时太过细微她不敢断定,这股邪气偏阳和她身上偏阴的气息截然不同。 “这邪气的主人会不会就是另一个凶手?这个凶手又会不会是吕四娘要找的仇人?”白如梦心里不停的思索,不管真相如何她都不得不担心沈放的安全,这是一个真心对她好的人,更是自己爱人的亲弟弟,她得保护他,她的心开始七上八下,连入口的美食也味同嚼蜡。 沈放吃的极快,他足足吃了一大碗饭后放下了筷子:“爹,娘,你们慢慢吃,我先回去看书了。” “嗯,知道学习是好事!”沈老爷满意的点了点头。 二太太难得见沈老爷连着夸了沈放两次,顿时心花怒放:“他以前是太小,现在自然是越长大越成熟懂事了。” 白如梦见沈放出门而去,她连忙将碗中的饭吃干净:“我去给小山煎药。” “去吧!也不要累着了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沈太太笑容慈祥,白如梦对沈小山的尽心尽力,她都看在眼里。 白如梦出了门,连忙追上去:“二少爷,等等。”沈放一顿,心头一喜,难得她特意出来找他!“如梦。”他转过身来。白如梦跑到他跟前,忧虑的看着他:“你今天都去过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 “你怎么对我的行踪感兴趣了?”沈放表面镇定,心里早高兴的不能自己,心想道:“难道她知道小玲来找我的事,吃醋了?看来她心里还是有我的!”“你听着别和陌生人走太近了,尤其是来路不明不知根底,漂亮到人间难见的女人!”白如梦郑重交代。 “你说的是你吗?”他坏笑起来,听她这么说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推测。 “除了我以外的漂亮女人!”白如梦一脸认真。 “是不是你听说今天有美女找我吃醋了?” “我没心思给你开玩笑,我说真的!”白如梦又急又气:“我要去给你大哥煎药了,你一定要听我的话。” “知道啦!”沈放随口回答。 白如梦虽不放心,也只有赶快走去厨房。 花丛一旁,沈小山站立良久,白如梦和沈放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深夜,白如梦照顾沈小山服下药,她放下红罗帐,心怀忧虑,每到夜晚的这个时候她的心都会陷入恐惧与不安。 沈小山突然从背后抱住白如梦,她感觉到他急促的呼吸心里立即紧张无比,佯装淡定道:“你明天就要上班了,早点休息吧!” 沈小山置若罔闻,将白如梦拦腰抱起放在床上,温柔地吻了下来,手不自觉的解开她衣服,她瞬间像掉进深海的人,惊恐挣扎。沈小山没想到她反应如此激烈,白如梦竟然这样反感他碰她,他停下来默默坐在床边,一颗心低落到了谷底。 白如梦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解释道:“我身体不舒服。”她心里清楚自己的身体异与常人,没有温度,没有脉搏更没有心跳,她不能和他亲密接触不然就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沈小山唇角浮出一丝冷笑。“我……”白如梦看着他失望的神色她万分难过,可是她却不能说。 “你自己一个人睡吧,我去书房。”沈小山提步就走,毅然决然。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泪水从白如梦眼角悄然落下。 翌日。 沈小山和沈放早早起床,两人同时从院子里出来,沈放笑得比阳光还灿烂:“大哥,早。”沈小山冷着脸道:“难得你也有起早的时候。”沈放听出了话里的讽刺,也不在乎,依然笑容满面:“我那是无利不起早,现在有利了自然要起早了!”“万年路的生意本来就不好,你去了还不知道能坚持几天?”沈小山不屑道。 本来沈放对做生意没有多大的兴趣,只想维持着万年路的收入就好,现在被沈小山这么一讽刺,有了要一争雌雄的心:“爹不是说了吗,三个月后看两个店的成效,大哥到时再嘲笑也不迟!” 沈小山不甘示弱道:“你只要不亏本就算你赢!” 兄弟两人目光对视几秒,各奔东西。 沈放按着地址来到万年路铺,这还是他第一次来这边的铺子。 “二少爷,你来了!”负责这边的李掌柜一脸热情。 沈放进柜台坐下,查阅了一下账本,问道:“多久上一次新货?”“一个月。”李掌柜笑道。“从现在起一个星期上一次新货,包括服装款式样本,不然做来做去都是那几件款式,谁也不需要两件一模一样的衣服。”“一个星期上一次布料和款式样本?”李掌柜惊讶道。 “怎么,有难处?” “这条万年路,以前叫京城路,在唐宋元明清都是开封最繁华的街道,到了民国,军阀混战,后来好多商家都跑到紫竹桥那里去了。这边生意不好,货走的慢,拿多了积着不好吧!至于款式样本都是老爷带过来的,我们自己哪会!”李掌柜说道。 沈放拍了拍李掌柜的肩膀:“不动脑子哪能赚钱,你给我多出门看看别人穿的服装,那些好看流行的元素回来报给我,我把它画出来作样本,至于布料肯定要多上,生意越差反而要有新花样来吸引顾客,不然谁还进来。” 李掌柜无可辩驳,只有点了点头,心里叹道:“本来以为二少爷不管事的,不过是做做样子,谁知道这么雷厉风行!” 接下来沈放将店里刻板的陈设一一调改,店里瞬间整洁清晰起来。他审视了一下撑衣服的十字木架,摇了摇头道:“把这两个木架换掉,改成人形模特,多好看的旗袍这木架撑的没胸没屁股怎么好看呢?” 李掌柜掩面偷笑,却又不得不承认是这个理:“可开封城没看到有人形模特啊?” “去省城买回来。”一晃眼,已经忙到了下午六点。 李掌柜笑眯眯道:“二少爷,该打烊了!” 沈放看了一眼腕表,惊讶道:“这才六点就打烊了?” “这边不比紫竹桥,人流量少。最近听说京城81号晚上闹鬼,哦,就是现在的万年路81号。六点一过,晚上也没什么人敢出来了,所以这边的店铺普遍都是六点打烊。” “我才不信什么妖魔鬼怪!从现在起八点打烊,时间长一点周遭下班的人才方便过来做衣服,别人的店铺都关门了,顾客也没得挑。”沈放心里虽不情愿相信京城81号有鬼,但是为了生意有点成效给自己的爹娘看,自己也已和兄长沈小山夸下了海口把生意做好,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道。 李掌柜虽心里不乐意,嘴上也只得道:“好的,没问题。”(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sunny
92

运河情 摄影 王少华

运河情 在我的家乡,有一条河——京杭大运河。它哺育了一代又一代沧州人,黄河水,长江水从它的臂弯里流过,沧州人喝着甘甜的水,唱着生活美好的歌。

滕琳&兰若。
256

头顶上的那朵云

头顶上的那朵云(外两首) 文/兰若 每一次停留,都呈现不同的姿态 即便身不由己 但却始终拥有一颗狂热的心, 或许是孤独,或许是快乐, 桀骜不顺如你 脆弱不安如你 任时光奔腾 那些光荣的,灿烂的,燃烧的梦想 终将是别人无法读懂的情愫 2018/7/14 疼痛,是寂静的 尽量把腰身挺直,装作不痛的样子 我在镜子里一遍遍练习 然后若无其事走出洗手间的门 它向来都是寂静的 缄口不提 那个卑微如草芥的我 会是多么的虚伪至极 在人生纵横交错的路上 我们由不得自己 此刻的我,犹如一只孤独的羊 怎样挣扎,哀嚎 也逃不出疼痛的藩篱 2017/5/26 我脾气没那么坏 每一次争吵 晴朗与安宁总是在别处 佛说: 放下,即拥有 当一份执念,变得轻盈 心慢慢变软 谁又会在意生命的无常 谁又能画出崭新的时刻 那些长着绿眼睛的看客 又多了些许心思 唯有黑夜,像一个慈祥的容器 可以安慰脾气极坏的我 2018/7/14

加载更多 ~ 没有更多了喔 ~
写我遇见的 看我心动的
打开糖水APP,开始沉浸式阅读体验

© 2018 糖水APP

×

在糖水APP里可以结交更多有共同兴趣的朋友

×

你已成功加入文字下午茶。

打开糖水APP,可以阅读圈子最新精彩内容。

动态
推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