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在路上……

诗与远方

— 热度 31315 —

+ 加入 已加入

1万+人
枫石
82

头条 秋雾弥江南

尊重声明: 所有转载枫石作品的微信平台,发表枫石作品一律不得加原创保护。

徐海军
76

👭情殇丶

蝶恋花.情殇 (中华新韵) 词/珍珠贝丽 自古悲情折灞柳,恰适七夕,难挽情人手。 泪眼望心心带走,相思惊梦衿寒透。 黯淡伤神秋水瘦,独立凄然,憔悴娇容皱。 何处漂泊心痛够,伯劳啼血湿衣袖。

Guochu
582

廿四节气(郭初组诗24首)

《立春》 咬一口立春,枯柳便从前任的 绝望中醒了过来,新芽的绿 装饰着记忆的墓碑,坐在 回望中的老根,默默地看着 被贴上不同标签的爱情 在自然的传送带上,经过 总是用力过猛的保鲜期之后 便一头栽进长袖那捉弄的风口 等待着死亡的分类回收 而没有回芽的新柳,暴露了 爱情的坐标原点,被立春 偷运出时间边界的秘密;地下 由根与根的互联所引发的 传播学大事件,让大地之上的 枯黄,转眼之间,便返青于 不可逆的单行道上;俯瞰 在睡与醒之间,欲爱与真爱之间 其实,仅仅差一个待咬的立春 而有立春参与的三角恋,也许才是 上过保险,不再贬值,也不再变味的真爱吧 《雨水》 水獭刚刚把新捕的鱼,整齐地 码放在岸边,雨水便来了 被邀请的鸿雁,也正在赶来的路上 天边的积雨云中,红鲤 摆着尾,早就看穿了,水獭 在向雨水献殷勤的时候,小机灵里 抖落的却是自己的影子 那悬挂于水獭硬须上的野心 只要一想起天鱼的缺席,被架在 火上烤过的忍耐,便紧紧地 扼住它的喉咙,窒息,把开屏的孔雀 吓得赶紧收起了一身的绮丽 醒来时,雨水节气自制的雨线 已经开始把红鲤鱼,从云端 一条一条地,钓入融冰的湖水之中 眼睛一下子放出绿光的水獭 拨开了迷茫,一个猛子扎进湖底 去捕捉那落入凡间的天物 而再出水时却发现,岸边码放的鱼 岂止是鱼,更像是 有出息的水獭,向雨水献祭的一份永恒 《惊蛰》 弄丢了词语里的花香,窗台上的 茉莉花便不再开放了;这也是 当我发现,桂冠,比不上诗歌里 桂花糕的味道香甜,便摘下了 矫情的面具,在垂柳快发芽的时候 给黄鹂的耳朵塞上棉花;预感到 孤寂的悲凉即将来袭,便跳进轮回的 漩涡里,在擦黑前,向多巴胺发出邀请 去跟星空谈一场恋爱;路上若遇到 梁祝化蝶,或者,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但却没有被爱与死凌迟,怎么有资格 妄议爱情的滋味呢;岁月的枯指 依然把玩着,鹰化为鸠,鸠再化为鹰 唯美到,比晕眩还要球体之旋转 至今依然记得那个漆黑的夜晚,就在 猫头鹰闯进我的词语库的慌乱之中 角落里,一个声音提醒我 不碰春雷这个词,已经很久了吧 是啊,上一次,大约还是在生涩的叛逆期 眼下,适逢惊蛰日,当一声巨响 惊醒了沉睡,山坡上的茶树,听力 灵敏到,万木还没有缓过神来 便已在古老的喊茶声中,萌发新绿 清香,裹挟着气场,默默地刷屏 那过了气的观念里,已然长满霉斑的虚无 山茶,水仙,白玉兰,和紫荆 也都纷纷钻出死亡的指缝,开始言说 那不可言说的关于新生降临的叙事 《春分》 春分的燕子归来时,黄昏和黎明 终于在,一道闪电的仲裁下,签署了 夜与昼,生与死的和解协议书 庭院里,半开的桃花,每每摇晃一下 对称之美,便骄傲地尊严一次 青鸢叼起的均衡,怎么看,都像是 从维纳斯安静,且凄迷的眼神里 缓缓流出的诗行;这春半里的诗歌 想必是,为避免世界滑向粗俗 而量身定制的不止于止损的保险吧 早已记不太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即使负荷于,侮辱和伤害那雪崩般的 打压之中,宁可亏欠仇恨,和野蛮 一张投名状,也不愿意接受 情绪的赞助,让高分贝的排比句 和反问句,不怎么体面地混入诗篇 想来想去,这至少跟关节部位,安装了 春光做的弹力平衡垫是有关系的 这大约也是,为什么能在 积攒够了失望,做足了前戏的铺陈 便会从绝望里弹出希望的原因吧 《清明》 堕落,其实是一件累人的事情 空中,残存的傲慢,就好像 从优雅的数学方程式里,抛掷的 函数边角料,疲惫地拖曳着 不计后果的自负和优越,落入 悬案般的悬棺之中。醒来时 清明净朗的光线,已将舒伯特的 鳟鱼,钓上云端;然而 夜幕降临时,飞鸟天真的垂涎 却随风滴落于,荒原狼 那干渴的喉舌,哀嚎,划破虚空 引爆了,无意识的深水炸弹 意外的巨响,并没有给想象力 留面子,依然无法震惊到 秉烛夜行的聋哑盲人,带领着 勤奋的蚂蚁,很有仪式感地 在炫目的省略号里,翻腾着 舌尖上的明天;到了罂粟花开放时 那藏于蜂王浆的大词,便开始 着手谋划,借口借来的假面舞会 这虚构的多巴胺,所挑起的 满足感,稀释了,意义缺席带来的 没着没落,也让死亡,悄然 夭折于永恒的高级漩涡;可是 当堕落成为,被抛掷命运的 必由之路时,尽早触底,才有可能 熔断损失厌恶于反弹;领悟到 心虚和虚心之间,相隔着,以死亡 为拐点的V型生命线,拍照时摆出的 某个手势,其背后所显现的,其实是 立于天地之间,能让生与死和解的 非虚构,而这,才是真牛的幕后操盘手 《谷雨》 谷雨举起酒杯时,所有嫁接在 母语砧木上的外语接穗 便从愈合的伤口处,轻轻地 吐露着新绿,细细地开出 亲合力之花;那归来的杜鹃 飞鸣于桑叶间,梳理着 不规则的记忆于永恒的伤痕 杏树下,来自异乡的果核 一旦裂开了真相,那些诳语的 生产商们,便会在信天翁 飞出比阐释还要误解的飞翔时 宣告破产。记忆里,就在 暴风雨,偷袭好奇心的那个夜晚 恐惧劫持了探险,慌乱中 一不留神,自以为勇敢的心 便又掉进了,类似于捕鼠夹的 尖锐,且生僻的字缝里 被牢牢地夹住;回头看时 那曾经向云天,虔诚地撒娇的 想象力,的确死得有点难看 相比之下,雄蜂,落入龙头兰 精心布局的拟态陷阱,使得 损失厌恶的浓度,攀升至 不可描述,便极易让人联想起 温室里的素心,被瞒和骗 带进,狂欢夜的漩涡节奏之中 而侮辱,就好像体面的绅士 戴着白手套,将手臂,从容地 伸进,他者灵魂的最深处 面瘫般不动声色,一直玩弄到 白眼狼的白眼,在捆绑着 诱惑的嘲讽里,翻卷起 悲剧的褶皱。谷雨日的天空 镜像着 “之子于归”,那五彩缤纷的 词语之粟,穿过啼鸣的喧嚣后 终于在砧木的合一里,安静了下来

穿越时空
538

寒夜随想

冬夜里 我的心事 依旧 随风摇曳 那轻轻柔柔的 是我 那蚀骨销魂的 不是寒风 是 你

沧海一粟
330

百花盛开群,同题诗《秋韵》

《秋韵》 作者:诗语冰心 欧阳修与童子的对答 展开了千年的有声图画 烛光隐隐,红叶缀满了沧桑的秦砖汉瓦 凝聚了画板,菊花便是五柳眷顾的阆苑仙葩 金凤轻舞着画笔 润色出一匹过隙白马 此刻,征鸣唱响了出发 梦,被载向天涯 游走在十月的星晨下 把枯藤老树昏鸦 储存在心灵的相册夹 何时载酒来 为霜的白露闪烁成灯塔

漫步云海!
121

枫红

暑去秋来寒意浓, 草枯芦黄桂菊荣。 闲来瘦笔寻暖处, 静等漫山枫火红。

柯乐
85

松骨霞衣

西来秋霁薄烟岚,虚空梵阁云阙寒。 松风雕梅鸣筝柱,羽衣鹓鸾白头人。 迥旷豁谷笼轻雾,暇日相徉海云中。 虎踞龙盘拥莲台,摩穹悬壶跻半苍。 杖屦蹬道披霞衣,兰亭风轩听天籁。 玉题香案颂声悠,禅榻留茶了尘缘。 万里襟袖黄卷裹,霜叶换妆映日红。

壶壶
190

又是一年九月九

《又是一年九月九》 生活,是一杯酒 谁又能安心喝几口 长相思,再回首 几多辛醉寄翠柳 还没等牵到你的手 又是一年九月九 佩茱萸, 食蓬饵, 畅饮菊花酒 然后,默默地往高处走 多盼你在弯弯的路口 年年等候,岁岁回眸; 九九重阳,时时相守

郑玲
107

自己的世界/小悟

自己的世界/小悟 未来是你自己的 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 最大的安全感 人生虽短暂 有很多的无奈 只有自己安好 便是晴天 只有自己好好的活着 才会有一切 一生中 最重要的是和你相依一世的人 一定要好好珍惜 世界虽不同于想象 而我们每个人都是化身孤岛的鲸  都曾守候过自己最珍贵的风景      记住 做事 必先做人 尊重别人 就是尊重自己 这是人活着 最起码的道理 未来虽是自己的 真希望能简简单单的生活 因能简单 才是幸福 世间有很多的无奈 只要用平静心去面对 我想 没有过不去坎 只要心朝阳 心永远是温暖的 自己的世界 永远靠自己去创造 因它永远都是你的空间

桃子
64

流浪

拼凑了回忆的碎片 有一片遮住了我的视线 你在哪一边 都与我无关 曾经的爱都已消失不见 好想回到从前 我见你那一面 你撑着一把花阳伞 笑的多么好看 我为你做晚饭 你给我擦脸 你跑在最前面 让我怎么追赶 这样的美好能否重演一遍 你说不能走远 一切往前看 可是我都习惯 习惯你的温暖 还怎么能够把别人手牵 你说不要期盼 期盼那些以前 过往的美好 只不过是一场梦幻 我把墙板砸烂 一切回忆都斩断 把自由给你让你走的更远 彻夜熬到难眠 渐渐习惯孤单 没有你的陪伴 好像更自由一点 那些曾吃过的泡面 一起逛过的路边摊 辛苦攒下的零花钱 只为给我买套衣服穿 狭小的屋子一间 藏着爱的温暖 那些梦想没能给你实现 终于不用惭愧不安 只是你和我走过那一段 此生注定遗憾 你的背影渐渐走远 我也感到心安

加载更多 ~ 没有更多了喔 ~
有格调的图文编辑创作
分享你的生活,成为自己的生活艺术家!

© 2018 糖水APP

×

在糖水APP里可以结交更多有共同兴趣的朋友

×

你已成功加入诗与远方。

打开糖水APP,可以阅读圈子最新精彩内容。

动态
推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