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转转,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爱情的模样

— 热度 5478 —

+ 加入 已加入

5.2千人
怪异少女飞行记
72

头条 投湖2

昨天和二娃聊了很久 好几周解不开的心结似乎都解开了 我的失眠 焦虑 换来的是自己的身体出问题 而让我失眠焦虑的对象似乎一点也没有察觉 也许他已经忘记了 也许他也跟我一样痛苦 只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我想要好好对自己 我想要拥有一些发自内心的愉悦 化了的雪糕我决定扔掉了

wf
62

康复科里的爱情故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暖意人生
69

牵着我的手,一直走

李刚总是对着他的媳妇说,别害怕。牵着我的手,今生,我们一起走。一直走到白头。

暖意人生
74

我不信,十八相送只为柳色青。一壶

缘分清浅,怎抵时光变迁。走与留,皆是缘。一壶冰心,赠与君。天涯皆陌路。此去经年,无论时光是急是缓,盛雨煮茶,不相欠。

高蕊 作家,代表作《谁许流年不言殇》
322

回响

坚守的信仰无非余生相陪, 坚守的双眼不堪冷漠相对, 转身原谅是谁救赎的慈悲, 一点回味,一点沉醉。

私欲乱人心
1245

还敢爱吗

“我爱你。”“滚”一出最短的悲剧。过去它的发生多半是因为没有感觉,而现在也可能是因为没有钱。 多年前,爱情还在道德和社会的眼光里挣扎,还没有和今天所谓的GDP挂钩,而在今天,不先谈妥车和房,谁又来和你谈情呢?物质是基础,人人都这样讲,仿佛爱情一定要在送过玫瑰,吃过大餐,跨过山河,查过房产证之后才能发生。所谓的般配,不过是一种资源交换,美貌可以换来优渥的生活,这也成了人们习以为常的一种逻辑。

倪白白
164

三周年快乐

今天看到三年前的照片,当时你穿的那件黑衣服现在还在穿,突然觉得你好委屈,在一起这三年似乎把时间精力金钱都给了我,我还是那么贪玩爱闹,你却承担了所有的压力。

剑客无剑
93

《允》一组

文/剑客无剑 《允》 组诗四首 1) 好久不见。允我失心疯,白日梦,夜晚恍如白昼,弄月恍如尺素, 猫。在地图上醒着, 占据的一个省,便没了睡意。 提笔诉心事,找不到一块,哪怕不毛之地,可放。 一个省,放不下一个字。 一个字竟重过一个省。 允我熬尽岁月,将它用石磨磨碎,扬沙于风,落入你后窗, 烦人的虫叫里。 2) 糖就是盐。 方就是圆。栅栏就是拥吻之处的黑暗。 妄想出神处,用弯的闪电, 对于你,再也不是隐喻。 隐的,只是忘川,秋水,以及一个人的心灵而已。 允我将风贴在脸上。我比风,要到达的地方,更远。 你若来看我,即是走天涯。 我在天涯,读你为诗。 3) 语焉不详。 唯有用弯的闪电,任凭我处置: 何时何地扭曲, 何时何地划出不一而足的弧。 每一个弧里,都有一位仙女,在草原上,练习诗画歌舞。 每一个扭曲里,都有一个牧马人, 望着湖心,看得见阳光的雨。 清明众神,请允弧里仙女,画马上雄鹰与性感嘴唇。 允醉心亭外,雷雨交加,万马奔腾, 洗心街,断了趟水的人。 允我弃安居,走北口,背弯刀, 寻回前世。 4) 好多天去不了洗耳池。 连颓废,都颓废下去了。 无所见,什么都不想见。 无所闻,什么都不想闻。 年迈的母亲,在马头琴里。 整个湖面,被一场厚厚的大雪覆盖。 甜言蜜语的兔子,和使过坏的心肠, 我看你怎么跳入,拥有干草的洞穴? 生于凛冽, 葬于北邙。 北邙上,干燥的风, 胡乱地,吹乱我的头发;吹烈杯中,剩下的马奶酒。 偷喝马奶酒的人,中毒似种蛊。 神啊,请允种蛊的人,做洗耳池边的一只耳朵。 另一只垂着硕大的银耳环。 嗯,咫尺,天涯, 风为佩。         依稀  那年的情诗,在树枝上发黄。 像一只害虫。 木有啄木鸟拯救树。 木有行人目睹发黄的叶子,感慨衰老的纹理经脉。 过期的情诗,木有人愿意, 再读。(即使修改得精致) 无数个偶尔,我读着草原上最后一位格格,在画我的心灵, 旧时光哗的一下,就碎了。(像旧日记本一样的破碎) 我碎了, 像那些明晃晃的月光玻璃。 有人赤脚在玻璃上行走。 像白露。带着新鲜的潮湿。 我的灵魂, 好像又重了几分。              痴年纪  阴雨绵绵。而屋后,斧声阵阵。 为什么,还这样不知疲倦? 摸石头过河的人,都成了伉俪。 相信我,如同我相信你。我在河里摸月亮里的云。 我摸到云的柔软,像一个女人的嘴唇。 我说,芸, 那些银器盛满的浆果,是为我准备的吗? 芸未答,月先羞涩退去。 我们用很长很长的时间来等待光明。 万物寂静,有无之相生也。 我踩着一路花香和落红,回到屋。 而屋后,依旧斧声阵阵。        小咬 我在水中摸到锋利 和兔子的毛发。 砍树的人,不知疲倦。 他要将黑夜砍倒,才会休息。 坐立躺睡,都难安的牧马, 从骨里,裂出深紫的光。仿佛要对我认识的世界, 辩明真伪。 花花大少,少妇丽丽安, 见异思迁的骨头,扎得红尘一声声尖叫。 我把反骨,攥得紧紧地 不让骨里的东西,露出来。 比如:用长长的睫毛与扣碎手机屏的互相伤害,调过情, 比如一眼万年 压制不住, 嗯,你又嘟着嘴,想咬死我。

喜喜er
653

顾人不相忘,思君如往常

只是我想,我不会再遇见你了。

采莲
103

心荷《一》

满塘的花已谢了, 捧起已得的心荷,无重; 放下纠缠的经过,无轻。 那认真地读了荷的人,荷定也是认真读了他。下个花季,来与不来需看天,见与不见心荷已在。

加载更多 ~ 没有更多了喔 ~
有格调的图文编辑创作
分享你的生活,成为自己的生活艺术家!

© 2018 糖水APP

×

在糖水APP里可以结交更多有共同兴趣的朋友

×

你已成功加入爱情的模样。

打开糖水APP,可以阅读圈子最新精彩内容。

动态
推荐
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