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杨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8月1日 2016

四上帕米尔

阅读: 3962 & 分享: 147
打开APP

6月底,是我离开公司前的最后一次社内旅游,在短暂地犹豫是否放弃后,还是决定带年轻职员走趟帕米尔高原,也算是我与他们这些年行走高原的告别之旅。 我喜欢新疆,尤其喜欢帕米尔高原,喜欢那里的雪峰、冰川的苍凉之美和湖泊、沼泽映衬的细腻之美。 2010年10月,是我第一次去塔什库尔干,那时我刚刚学习使用单反相机,错过了很多应该保留的画面。后来再去追踪,却永远找不回第一次的感觉。或许是那以后,新疆的快速开发已经彻底改变了环境地貌,或许是运气不济和技艺不精?这回是我第四次上帕米尔高原,因为是社内旅游,要考虑大家的作息和人身安全,加上刚刚做过眼部手术,只有0.4的视力,预想拍到合格的风光片,是绝无可能了。但踩踩新点儿,留个立存此照,还是有意义的。于是,我把自己也没去过的“瓦罕走廊・明铁盖”列入行程,以一探究竟。 这个想法让公司人总部费尽了周折。问了几家当地旅行社,不是没听说过,就是被告知属国防禁地,走不了。后来,多亏找到新陆国旅的董总,他曾经在帕米尔当兵,去过瓦罕走廊・明铁盖,最终,他亲自带领我们走进瓦罕走廊。

如今的布伦口沙湖(水库)和白沙山

从喀什到塔什库尔干必经布伦口沙湖,沙湖因绵延数公里、堆满细腻白沙的沙山得名,海拔3300米。我第一次见到沙湖时,并非如今景象。当时正值仲秋,靠公路的浅滩,“漂浮”着一丛丛圆形草垛,人却可以踩上去,并以你不知觉的速度缓缓下沉,等你惊觉时,鞋已入水。沙湖中央有一条隆起的草滩,牛羊如云。沙湖和沙山在金色的阳光映照下,光影奇幻,让我至今难忘。 为了寻找当年的光影,以后每到南疆,必来此地。只可惜,从第二次来始,沙湖已开建水库。如今,水库建成,但当年蓝宝石般的天光水影与牛羊白云的交相辉映,却一去不返。更令人担忧的是,沙湖景观是当地独特地貌与大气环流结合形成,夏日聚湖,冬日聚山,山湖交替,此生彼落。如今地貌被彻底破坏,不久的将来,还会有湖有沙山吗?

沿着中巴公路继续前行,便来到湖面海拔3539米的卡拉库里湖。

卡拉库里湖背后的馒头状雪山是著名的“冰山之父”-海拔7509米的慕士塔格峰。它与旁边7649米的公格尔峰和7530米的公格尔九别峰一起耸立在卡拉库里湖旁。

湖边的毡房和石滩还是熟悉的老样子,远处那个小土坯房也模样依旧。我曾几次想住在这里等日出,但最终怕顶不住夜里的严寒而放弃。

慕士塔格峰登山大本营 董总来给登山队送国旗,我们也顺便来张合影。

慕士塔格冰川公园 我们从海拔4500米左右开爬,一个多小时后累到人仰马翻。站在这里,能够感觉到冰川在融化和退缩。看到几名游客随意地登上雪坡,不免为冰川遭到人为破坏而担忧。

塔什库尔干县城

每次来塔什库尔干县城,都能看到它的变化。第一次来时,金草滩上还没栈道,塔吉克妇女在湿地的溪水中洗衣、晾衣;第二次来变化最大,金草滩上架起了木栈道,围起了石头城;县边修起了宽阔的马路,路边竖起了时髦造型的电灯杆。几名塔吉克汉子骑着高头大马并排在马路上行走,雄姿曾把我帅呆了,竟忘记拿起相机拍照;第三次来时,县城的马路牙子正在施工,水泥的牙子换成了花岗岩,让人感叹如此援建是否多余。这次来,马路上已是汽车成排,再不见塔吉克汉子在马路中央骑马;石头城开收门票了;金草滩的木栈道已破败;金草滩湿地不再湿了;路边大院门口立起了“特警大队”的牌子,是以前没有见过的……

从塔什库尔干向南继续行驶130公里,可抵达海拔4733米的红其拉普口岸。跨过界碑,是巴基斯坦,中巴公路从这里通过。

素有“死亡雪海”之称的红其拉普,全年无霜期不到60天,即便在夏天,仍难见丝丝绿意。

2010年秋天来时,只有我们一辆小车上界碑,一名边防战士跟车上来。这次,大车小车好几辆,国门前热闹非凡。

瓦罕走廊,直线距离与红其拉普相隔不远,但我们还需从中巴公路过去。

为了解瓦罕走廊,我在走前补了相关知识。 瓦罕走廊,国际上称阿富汗走廊,是阿富汗至我国新疆的狭长山谷,全长400公里,宽仅3-5公里。1000多年前,法显、玄奘从这里走过;100多年前,英国和沙俄在这里划分势力范围。 历史上,瓦罕走廊曾为中国领土。1895年3月,俄英两国在争夺中亚势力范围的过程中,抛开中、阿,签订了关于帕米尔地区势力范围的协议,划定两国在帕米尔的势力分界线,将兴都库什山北麓与帕米尔南缘之间的狭长地带划作两国的“缓冲地带”。1963年11月,中阿两国签订了《边界条约》,正式划定了两国在瓦罕走廊的边界线。

瓦罕走廊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属高寒山区,除6、7、8三个月外,均为大雪封山期。就在我们来前的5月底,瓦罕走廊的沙石路上还矗立着高高的雪墙。这里地势复杂,气候恶劣,并不适宜人类生存。

但如帕米尔高原的很多地方一样,如此贫瘠的地方,竟有如此清澈的河流,蜿蜒曲折,顺山谷流淌。

据说不少疆独分子是从这里潜出国境,到阿富汗参加暴恐培训;也有一些军事专家认为,瓦罕走廊关系到中国整体安全战略。甚至有人推论,美国人出于阿富汗反恐战争需要,非常想打通瓦罕走廊,但中国不想引狼入室。 仰望峡谷两侧寸草不生的高山巨石,我想象不出恐怖分子是如何翻越这些大山;巡逻的边防士兵,又会是怎样一种艰苦卓绝状态。

瓦罕走廊碎石铺路,异常颠簸、车行缓慢,又毫无遮挡,一路上连个解手“唱山歌”的地方都找不到,一车的男男女女,只得向解放军求助。 故地重游的董总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来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在他眼里,南疆很多地方都这样,有什么好看的?

明铁盖成了我们此行终点,边防不放我们继续前行。再往前,便是玄奘东归纪念碑! 但不管怎样,我们毕竟走进了瓦罕走廊,带着千年古道的风沙,我们完成了帕米尔高原行。

展开阅读全文


喜欢我的作品,就打赏支持哦

举报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广告 
我不感兴趣
打开APP,查看全部68条评论

关于作者

55ad7749baa52bad3c87f6a7
邱杨
粉丝 1030 | 创作 7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文章来自兴趣圈

蔚蓝的星球
537 篇
去看看

热门圈子

道听“图”说
诗与远方
文字下午茶
清新逸影
人文行摄
星星点点

推荐原创

初见(小说)
世界第一徒步路线
旅行西安夜休闲之随拍

创作  |  推荐  |  兴趣圈  |  赞赏码  |  我的糖水

© 2018 糖水APP

忘记密码
 点赞
 评论
 收藏

关注格图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

你已关注邱杨。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你已赞《四上帕米尔》。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回复或删除评论,还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发现更多好友和精彩内容

真的要取消点赞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真的要取消关注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已经收藏成功,打开糖水APP

在我的收藏列表中可以找到

真的要取消收藏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