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ra斐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9月3日 2017

来过,就不曾离开

阅读: 1043 & 分享: 70
— 原创 —

江南 (古筝独奏) - 群星

摄影:fara斐 拍摄地:乌镇东西栅

我对乌镇的向往,源于我看过的三个新闻报道。第一个是马未都先生的一段采访,马先生云:"乌镇风景好环境好人也好,连厕所都好,有手纸有热水无异味还飘着隐隐的香味。路边的厕所达到如此标准的,我孤陋寡闻在中国只碰见这一家。乌镇水乡的水没有挑剔,清而静。水边伸出的小露台上几盆不刻意花让人总想坐上一会儿,这里的民宿只是形式,统一管理,以家庭为单位,两张桌子几间房,你住下就可以让房东做饭烧菜,怎么可口怎么来,要是勤快自己还可以下厨,主客不分的旅游是天下最舒畅的旅游,别处不可以,乌镇可以;乌镇可以,别处理应也可以。乌镇是中国未来旅游一个范本,我个人狭隘地认为这是中国旅游最舒适的地方,不输世界上任何一个旅游景点。在这里,没有任何压力,没有人兜售,没有人宰客,没有人拉脸子给你看,在这样的人文环境中,紧张的人际关系忽然变得美好起来,人来人往都是亲人。"                                       

第二个新闻是黄磊与乌镇的消息。东栅刚开的第一年,黄磊来到这边来做他导演的《似水年华》的探景工作,走了很多的水乡,走到了乌镇,就选择了乌镇。十五年前还只有东栅,那时的乌镇几近荒寂,但他看到了这水乡小镇特有的静谧。后来有了西栅,有了每年的乌镇戏剧节。黄磊在乌镇有一个家,院子里有一棵桂花树,每年桂花飘香的时节,就是乌镇戏剧节举办的时候。黄磊作为戏剧节的发起人和总监制,一直在北京和乌镇两地跑来跑去,梦想将来进一步发起电影节、音乐节等等,通过艺术的力量影响世界。黄磊说,小镇的概念是非常好的,中国应该有千千万万个好的小镇,而不是大的都市,小镇其实更重要。在乌镇,任何一个在这里的工作人员都会随手捡起地上的纸片,如果全中国的人都如此,该多么美好。

第三个新闻就是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已经举办了三届,而乌镇被定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的永久举办地。每年,在全球范围内邀请来自政府、国际组织、企业、科技社群和民间团体的互联网领军人物,围绕全球互联网治理、网络安全等诸多议题进行探讨交流。夜色中,互联网大佬们在乌镇的水边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于是我在六月酷热的北京启程,凭借一张机票,一辆大巴车,一把江南伞,在雨幕拉开的帷幔里,迫不及待的闯进细细的甘霖中,就那么轻易地走进了繁华与古老的梦里。

乌镇一天的生活是从吱吱呀呀的摇橹中开始的,一根长长的竹篙撩拨着静止的时光,清莹的河水打湿了那些易感的情怀。还有泊在岸边的船只,默默的守护着小镇里一些沉睡未醒飞梦。它们凝视着那些古老的房檐的黑白倒影,品味着沉落在水中的千年沧桑。

是不是江南的人,少年时,总有一个梦?烟雨朦胧的江南小巷里,一把油纸伞,撑伞的人穿过小巷,走上桥头,再伫立船头,一抹倩丽的身影,在水乡飘然游移飘……化作庭阁窗前的画,凝入诗人心中的诗。一步一步,定格成江南最美的画卷。      

江南是水做的,乌镇就是一副飘逸的绢丝水墨画。小桥、流水、人家,成全了它所有的诗情画意。   

河水无语,它和乌镇一起静静的送走春秋,又匆匆迎来春夏。

从花开到花落,许多年后,一切都如同从前,只是所有流淌过的往事注定成为回忆。

那些被河水侵润过的人生,带着江南的婷婷,带着水乡的风韵,在迷离的岁月里做一次千帆过尽的怀想。

乌镇依旧,小河依旧,待到春风入梦,明月入怀,谁还会在远方彷徨?

水乡的桥是水乡的眼,从桥眼望过去,那幅图就叫江南。河是水乡的街,百步一桥,四周依河筑屋,临河水阁,飞檐临波,一派古朴、明洁的幽静。诗书是水乡的风骨,多少风流才子在此驻足流连,酬唱诗文。   

古桥是有记忆的,它记得曾经有着怎样清澈的相逢,又有着怎样的美丽错过。它收存了许多年轻的惆怅,也珍藏过许多青春的梦想。它静静的搁置在流水之上,等待着有缘人乘风而来,再抖落一地的故事。

有古旧的气息从枯朽的门板上,从斑驳的墙粉中,从青石缝隙里透出来,牵引着无数路人纯粹的向往。仿佛只有一不小心,就会跌进某段熟悉的情景里,又让你久久不能出来。带着闲散的心情走来,无关历史厚重,不问沧桑墨迹,只是追忆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怀。无论是苍老的酒坊还是明亮的染坊,都可以激发你无限的想象。

在薄薄的阳光下,看那些晾晒在高高的竹竿上的蓝印画布在风中轻舞飞扬,隽永的夏天在时光中弥漫,而青春仿佛从来不曾离开。沉陷在这些陈年的古物与怀旧的情感中,再也没有什么世俗的力量可以将你侵扰,因为乌镇趁着你迷蒙的时候已歉然潜入你的心底,从此情思深种,刻骨铭心。

尝一口雪白的定胜糕,带着糯米酒的微醺,融化在水乡里,一切如梦似幻,真假难辨。   

恍然间有桂花的幽香自庭院飘来,今天宛若昨天。许多的现实比梦想更为遥远,就像许多的喧嚣比宁静更为孤独。站在光阴底下,看夹竹桃开在茂盛的枝头,午后的阳光有一种慵懒困意的美丽,惺忪的梦呓着的双眼,就这样醺然在古旧的茶馆。煮一壶杭白菊,将心事熬成经久淡雅的芬芳。倚着窗台,听那繁弦幽管,叮叮咚咚拨响了江南灵动的曲调。江南的评弹在乌镇这个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水乡璀璨登场,吴侬软语,妙趣横生,那些熟熟知的故事在艺人委婉的传唱声中更加耐人寻味。

下雨了,躲进风雨长廊,坐在临水轩窗,雨做的门帘,雨线落在水里,远处就是依稀的桥影,雾雨烟岚,景画难分。如卞之琳《断章》那般,烟雾深锁渺弥间。   

夜幕降临,乌镇的东栅沉积在一片宁静里。乌镇的西栅已是灯火阑珊。河面上红灯笼罩着水乡,一片琉璃,河中有乌篷船穿行而过,载着欣赏夜景的游人。指点风景处,已是笑意盈满。一弯新月,挂起一片愁思,挂一弯淡淡的思念。月光洒在水乡的窗户上,照下一地的思念,披上浅浅的月色,轻叩青石小路,坐在楼台水榭闲来看月,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那样的夜又是一个江南庭院的梦。      

仿佛有一段温润的青春遗忘在江南的乌镇,还有一些云水过往需要温柔的想起。就这样想起,想起在杏花烟雨的江南,想起在柔风墨绿的水乡。

烟雾中长长的小巷,被怀旧的时光侵染;木门里寂寞的故事,被泛黄的岁月尘封。

多年以前有过一场悠缓的等待,多年以后还在淡淡的追寻。只是一个无意的转身,那一位撑着油纸伞结着丁香心事的姑娘,独自彷徨在悠长又寂寥的雨巷,默默地走在多梦的桥头,她飘过像梦一般的凄婉迷茫,走进一段似水年华的故事里……

是谁说:"来过,就不曾离开......"

展开阅读全文


喜欢我的作品,就打赏支持哦

我的赞赏码

长按识别二维码给作者打赏

记得在赞赏留言中写下名字哦

举报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广告 
我不感兴趣
打开APP,查看全部69条评论

关于作者

56fc932228268b76495ccc44
fara斐
粉丝 968 | 创作 51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文章来自兴趣圈

人文行摄
1581 篇
去看看

热门圈子

诗与远方
人文行摄
文道·老沫
一格 · 诗意空间
中国美术报网
简 · 爱

推荐原创

远方
《在路上》
微风12月涂鸦辑

创作  |  推荐  |  兴趣圈  |  赞赏码  |  我的糖水

© 2018 糖水APP

忘记密码
 点赞
 评论
 收藏

关注格图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

你已关注fara斐。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你已赞《来过,就不曾离开》。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回复或删除评论,还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发现更多好友和精彩内容

真的要取消点赞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真的要取消关注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已经收藏成功,打开糖水APP

在我的收藏列表中可以找到

真的要取消收藏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