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水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2月22日 2018

— 原创 —

曾以为,一个人累了、伤了,一颗心在需要慰籍的时候可以回家的。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懂了。原来,一个人可以排除己身,心中有了责任、有了牵挂,那才是真正的家。

作者|小鱼

窗外的世界是清新明朗的图景,昨夜一场大雨洗去了地上的污垢,枯黃的世界已显湿漉漉的,唯有门前的那棵芭蕉树,伸展出碧绿的臂膀,在徐徐的晚风中昭示着独有的顽强。 芭蕉树,像极了一位忠诚的守护者,默默地伫于门前。无论烈日炎炎,还是细雨淋漓,总是依室而立。它依依不舍的是座落在对面的我的家。 物比人,人拟物事。和这株芭蕉比起来,有很多事我无能为力,但我总想努力去做,我可以做的,我想做的。我想要的只不过是一个家,家中的母亲,哪怕是三百六十天的日子里,都能陪伴在母亲身边。 光阴荏苒愰如烟,岁月不居转眼间。 一年一度的日子,我已不是当年那个依偎在母亲怀中哭泣的小男孩。一路走来,我已是一个男人、儿子,经历过时光变迁后,母亲在渐渐变老,渐渐觉得母亲需要呵护,既而更觉得这个家有着我责无旁贷、需要承载的义务和责任。

生活中有些东西,每天打它身边走过,却极易忽视它的存在。尤其是我的生活,我的家。我常常想,这样的生活也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啊,一年一度冬日里的阳光还是那样的温暖,夏日里的晚风依然那么清凉。它们从你身边掠过,来年还是依然,只是我们浑然不觉。

昨夜,我梦到了儿时,梦里梦外都是和母亲有关的,我知道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我的梦中有一片天空,那是属于我的一片亲情的天空,那时的老屋门前,母亲正在凉晒被子,清晨的阳光会把母亲背影投照到田地。母亲的身影下,有一个小的身影,依偎着母亲,姐姐扯着母亲的裤膝,脚步牵动,与母亲形影不移,就连晒被子也是。那年冬天,我才5岁。 这个梦看上去很遥远,可忆想起来它却镌刻在脑海里,看似咫尺,却远在天涯。我只是那个五岁的幼童。 那时的梦想,就是能像邻居的大哥大姐一样背起书包,坐到校园里。我羡慕他们胸前的那一抹鲜红。红色映衬在笑容里,幸福写满了笑脸。那时我并不知道红红的三角型蕴含着什么,只觉得戴在脖子上非常好看。 直到有一天我遂心走进校园,当镶有五星的旗帜冉起的时候,再低头注视胸前,我才懂得了一些含义。 打那起,我对红色有了一份虔诚,更增添了一份敬重。国之大,需要捍卫。家虽小,同样需要呵护。 也许回忆就是往事的复习,那些儿时的记忆并没有随着年轮而久远,却时而在模糊中拾得一些清晰。随后并在脑海中储存下来,尤如书本一页一页地翻过。 记忆中我的家,那座早以拆除的老屋。伴随着我和母亲的生活,这似乎都成了一道我无法下笔完成的试卷。老屋座落在村庄的西首,一个高出地平约两米高的大土墩上,三间平房就是我幼时的家。 老屋的后面长有一颗桑树,枝丫上结满了果。而每当姐姐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拉着我去采摘桑糂。那些红红的渗透着紫色的果,在阳光的照射下耀人眼眸。每当这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咽下口水。树下,那些熟透了的果实铺了满地,抬头再看看树上的姐姐,却无意于地上留下我紫色的脚印。一朵,连着一朵... ...

一些事会注定成为过往中的风景;一些人就像开了花的果树,一朵花就是一个鲜活的生命,站在枝头处,任雨淋,任风吹,脆弱着又坚强着,那些个生命的成长见证了多少过往与岁月的痕迹。

儿时,我能够见到父亲的日子很少,父亲常年漂泊在外,那一方岸线,那一片海上留有父亲牵动的帆影。 直到某一天,那个背影离开了我的视线,在失去父亲的日子里,尽管在我仅存的一点点坚强被伤痛摧残到所剩无几的时候,我依然很少在梦里见到父亲。更多的思念,只是在每个白天与夜晚在连续失眠的时候,才真真切切感受到那个本不该属于我的割肤之痛。 母亲和姐姐她们在我面前逐渐免提父亲的一些事,她们似乎刻意迴避,既而时常让我看到了母亲和姐姐暗地里的那双又红又肿的眼睛…… 即便是所有的泪流干了,即便使尽了浑身的力气,也扭转不了父亲离世的现实。那些日子,家里没有了往日的阳光,就连空气也显得阴冷、灰暗。 那些天,我不敢面对西落的残霞,也不愿面对最后一丝残阳落尽后的失落。 傍晚,寂静的夜黑不会随我的意愿来迟。母亲依在床头神情呆滞。我走近亮了母亲床头的灯,想让她的世界多一丝光亮,多一些温暖。我握住母亲的手,依偎而坐。沉默,凝望,再等待。往后的日子,我是一位倾听者,是家里的男人,即便心中有苦、有痛,唯有倾听。 拭去眼中的哀愁,轻移视线,那一刻我需要佯装一份坚定,来为母亲撑起一片睛天。而母亲终不能承受心中的压抑和苦楚,泪水湿透了我的胸襟....

一些过往,仿佛就在昨天。无论过去多久,无论难舍还是必然远行,那些记忆,哪怕被岁月摧残,或所剩无几的时候,我相信那份执念将永远隽在心中,而后在经年中越发清晰。

姐姐嫁在本镇,自姐姐结婚的那天起,她的生命中从此又多了另一个家。母亲常叹:"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我想这句话不仅仅只是母亲一个人说过,一句概叹却充满了期待与希望,其中不免有更多的牵挂。 姐姐并没有像人们所说的"嫁女如泼水"。这个家中有生她养她的母亲,我们共同的母亲,共同的亲情,一辈子难以割舍依恋。 姐姐每天都得回娘家,父亲不在了,她离不开母亲,母亲永远是她的牵挂。 在母亲看来,姐姐是个孝顺的女儿。同感,我觉得姐姐更多的孝顺显于对公婆的尽孝中。欣慰,姐姐能把我家代代相传的美德带到另一个家中。很早的时候,我的祖爷爷、爷爷就是方圆百里闻名的大孝子。这样的传统,在历经了代季更替后,依然在我家得到了传承... ... 昨夜的雨不曾为谁而驻足,风也随即而逝。人生何不是一场感动。雨,洒落下的是凝结的厚重。岁月都随了风,从不会为谁而伤痛,也不会为谁而眷顾。唯有家人,于情难舍。 窗外,湛蓝的天空映入眼帘,云层会渐渐散去,鸟儿飞旋,芭蕉树的枝丫上偶有舒展的翅膀。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画面定会如此欣然。

家,能容纳苦难,包容一切。有阳光,有微笑,有我们共同依护的亲情。 只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

作者简介 小鱼(小鱼嘟嘟嘟)江苏东台人。爱好文学,用文字诠释生活。曾获得"实力派作家","当代百强才子"称号,中华文艺学会委员,江苏省盐城市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先锋文艺杂志"执行副总编。作品曾多次在全国各地、区网络征文大赛中获得高奖。获世界华人征文邀请赛散文组一等奖。 有作品在《诗刊》《中华文艺》《诗中国》《作家文集》《诗歌报》《四季文学》《中国最美爱情诗集》等各刊物以及报刊刊登发表;多篇作品被纳入全国大学生毕业论文示范文;曾被推荐为江苏省泰州市学生网作文写作阅读题;作品被选进朗诵协会朗诵文;并被众多网媒推荐亦转载。现任多个文学网站栏目管理、主编、编辑,超版、版主之职。作品散见各书刊以及各文学网。 格言:低调做人,诚信做事。一直坚定地认为,文字是心的代言。

展开阅读全文


阅读 2015 投诉举报

喜欢我的作品,就赞赏支持哦

我的赞赏码

长按识别二维码给作者赞赏

记得在赞赏留言中写下名字哦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广告 
我不感兴趣
打开APP,查看全部16条评论

关于作者

55a3436154f7696e2dda8c43
忘情水
粉丝 315 | 创作 119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TA的更多创作

老去的光阴
孟婆汤
孟婆,再来一碗… …

文章来自兴趣圈

文道·老沫
2843 篇
去看看

热门圈子

清新逸影
7543人
YOUNG世界
3929人
花样生活
8393人
道听“图”说
7750人
动物肖像
3449人
人文行摄
11736人

推荐原创

2019, 毕业快乐!

阅读 334

巍峨温润的【琥珀堡】(印度游踪六

阅读 594

文瀛湖边 百合花娇

阅读 346

山居笔记:朝山暮水

阅读 156

辛勤小蜜蜂

阅读 64

布达佩斯—美丽之城

阅读 76

本页面内容由用户上传 | 用户协议

© 2017-2019 糖水APP

忘记密码
 点赞
 评论
 收藏

关注糖水App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

你已关注忘情水。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你已赞《家》。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回复或删除评论,还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发现更多好友和精彩内容

真的要取消点赞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真的要取消关注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已经收藏成功,打开糖水APP

在我的收藏列表中可以找到

真的要取消收藏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