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g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6月16日 2018

北大荒回忆录之一:我与革命虫的战争

— 原创 —

作者:hwg 题记:北大荒的知青生活是苦涩的,但苦涩中也有欢歌笑语。在人生的旅途中,它虽然只有短暂的十年,不过在我的记忆中,却留下了一幅幅深刻的画面,清晰到四十九年后的今天,仍仿佛发生在眼前。

体虱,上海人叫作“老白虱”。而给老白虱冠以“革命虫”雅号的,当属上海知青小浦东了。 当年,我下乡的那个地方全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23团(后改为八五九农场)2连。小浦东在连里是顶顶出名的。他身材粗壮,讲话中气十足,干活不怕出力流汗。只是劳动之余,小浦东常常疏于換洗,因而身上不时遭到老白虱的侵袭,对此,小浦东不以为然。记得下乡第一年的一个冬晚,我和小浦东到井边去抬水,俩人借着月光,踩着积雪,边走边唠。 “听说这里老白虱挺多的,怪嚇势势的。”我不胜担忧地说。见我有畏惧情绪,小浦东板起面孔答道:“咱们到这里来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身上长几只革命虫怕咋的,这说明咱与北大荒融成一片了。”我听后直乐,想想也确是这个理。打那以后,我也和小浦东那样,改口称老白虱为“革命虫”了。

第二年,我上“机务”了。由于机务人员常去团部维修机车,或是参加垦荒会战,时不时捎回一些革命虫来,所以机务排宿舍一度成了革命虫的重灾区。

为此,我每天都要实施一次睡前例行捕杀,借着油灯,仔细检查被褥里是否藏匿着别人捎来的革命虫,一旦发现,立马磕嘣掉。偶尔遇到有漏网的虫子钻入内衣时,我就将它们盛入铝制脸盆,放在火炉上进行高温煮杀。如此一来,在我与革命虫打打停停的战争中,屡屡获胜。

1971年秋天,我随二连25号车组参加了团里组织的别拉洪河垦荒会战,三十多人挤睡在大帐篷里的两排通铺上。帐篷内黑不溜秋的,大白天也要点油灯借亮。由于工作劳累,疏于睡前例检,没多久便觉得浑身搔痒难忍,于是,光着屁股,赶紧在油灯下检查起内裤来,一看吓一跳,只见裤腰和裤缝里,有几只双眼皮正率领数十只小革命虫蠢蠢蠕动,直看得我头皮发麻。再看腰间,已被咬得小红包连成圈。内衣里的敌情也不容乐观,除了虫子,还有成片的虫卵,一咬牙,就把内衣内裤都扔了。

入冬后,帐蓬里日夜都要烧柴驱寒。炉子是用半只油桶盖在地上砌成的。这时,借着帐篷内的高温,革命虫又迅速繁衍起来,并与跳蚤协同作战,变本加厉地轮番进攻,咬得我们苦不堪言。最后大家一商量,就在炕席下撒上“六六”粉,再辅之以包片勤检和“一煮两冻”的灭杀措施,才抑制住革命虫和跳蚤的攻势。现在想来,当帐篷里弥漫着“六六”粉呛鼻的气味时,不仅熏杀了虫子,也熏了我们自已。

1977年我参加了文革后恢复的首次高考,并被牡丹江某学校设置的大学本科班录取,但为了曲线返城,读了一年多后又退学回农场。那时,从红光等农场调来许多本地职工顶替回城知青的工作,随之,场部招待所里的革命虫又泛滥起来,管局招待所也难成清静之地。期间,我常去管局宣传处开会,在招待所里多次邂逅革命虫,不过这时的我,对付革命虫已十分老到,每天睡觉前,将衣服脱光,用裤带扎成一团,吊在客房的天花板上。 如此算来,我在北大荒呆了十年,而与革命虫的战争也打打停停地延续了十年。

三十多年后,当我回访农场和建三江管局时,感慨地发现,北大荒已发生翻天履地的变化,革命虫早已消声匿迹,至于它们何时被灭绝的,已无从考证。 后记:小浦东回城后,生活经历坎坷,已在多年前患癌症病故。 上述图片采自于荒友郑琦收集和拍摄的历史图片,在此,向他表示真切的感谢!

本文为纪念屯垦戍边五十周年而作,在二连微信群发表后,引起一定的反响。下面摘录了部分荒友的联想和点评: @hwg  卫国,尽管你不懈的努力,(革命虫)仍在你身上藏匿,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第一步就是必须和(革命虫)和平共处。 看了你的文章后一闭眼就是当年在煤油灯下大家围剿(革命虫)的画面。 小小油灯照泥墙 战友围坐油灯旁 手拿内裤仔细找 无数小虫缝中藏 (杨利顺) @hwg  你同革命虫作战的精彩回忆,带笑但含泪,我们这个笑是辛辣的也是苦涩的。 现在,我们应该同当初把虱子(乃至其他害虫)叫作革命虫的逻辑保持距离,因为 那种逻辑不仅与文明进步相悖,而且也违背了革命的初心。 (余国成)

展开阅读全文


阅读 1543 投诉举报

喜欢我的作品,就赞赏支持哦

我的赞赏码

长按识别二维码给作者赞赏

记得在赞赏留言中写下名字哦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广告 
我不感兴趣
打开APP,查看全部25条评论

关于作者

56e213679380feab0512499b
hwg
粉丝 3377 | 创作 34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TA的更多创作

撒哈拉,掉进三毛旖旎的梦境
阿尔萨斯,心在此流连
魅力老城布鲁日

文章来自兴趣圈

回忆岁月
313 篇
去看看

热门圈子

动物肖像
3468人
清新逸影
7565人
当代绘画长廊
4685人
星星点点
5019人
诗与远方
16215人
道听“图”说
7774人

推荐原创

非洲行摄~坦桑尼亚长颈鹿

阅读 99

夏日鸟趣

阅读 189

青田漫记一一阿凡草堂

阅读 413

崖居人的遗迹— 梅萨维德国家公园

阅读 705

百年外滩看源头

阅读 338

日本游(黑潮市场、贵志车站)

阅读 494

本页面内容由用户上传 | 用户协议

© 2017-2019 糖水APP

忘记密码
 点赞
 评论
 收藏

关注糖水App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

你已关注hwg。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你已赞《北大荒回忆录之一:我与革命虫的战争》。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回复或删除评论,还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发现更多好友和精彩内容

真的要取消点赞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真的要取消关注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已经收藏成功,打开糖水APP

在我的收藏列表中可以找到

真的要取消收藏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