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信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9月24日 2018

参加高考(图文:阿信)

— 原创 —

1979年7月7日一大早,我从织机街133号出发,经小瀛洲、马王街,走完东庆街全程,过落星田,上刚刚拉通的五一路往东走一段,来到长沙市第十二中学(现湘一芙蓉中学),参加1979年全国高等院校统一招生考试。 这是打倒“四人帮”、恢复高考后的第三次全国大考。

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时,我正在读高一,打破了我学习和生活的平静

1977年10月21日,中国各大媒体公布了一则石破天惊的消息: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 我当时刚刚从长沙市第十六中的初中升为高中,高一开学才1个多月。当年的初中升高中,实行的是“普惠制”,初中两年、高中两年,只要你愿意读,中学四年可以一口气读下去。所以,1977年9月新学期开学,我所在的初中班同学基本上整体进入高一,学校也没有把我们班打乱,班上同学还是初中那些同学,只是从外校转来了几位新同学;班主任还是初中时期的班主任黄志夫老师。我们对毕业后前途的憧憬大多就是两条路,一条是插队落户下农村,一条是留城顶父母的职参加工作。所以,我们进入高中阶段的学习,从思想上和环境上,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似乎一切如故。 然而,恢复高考的消息,打破了这样的平静。

唐家湾巷夜色。

一时间,街头巷尾谈论得最多的话题,就是高考。符合报考条件的大龄青年和刚刚从学校高中毕业的适龄青年,纷纷投入到了紧张的学习之中。大家跃跃欲试,想通过高考改变命运。我们大院的毛砣、毛细,就加入到了这个队伍中。 十六中当然迅速做出了反应。学校调整教学指导思想,把坚持多年的“以学为主,兼学别样(即还要学工学农学军)”的教学方针,调整为全力抓好文化知识的学习。鉴于参加1977年高考的学生已经毕业离校,学校便把重点放在了在校的高二年级,集中学校的优秀老师承担高二年级的教学,争取在1978年的高考中考出好成绩,为学校争光。而对我们高一年级,考虑到离高考时间还有两年,且当务之急是加快学习高中的课程,所以学校一时并没有把我们列为备考的重点,当然在抓文化学习上比初中时期更紧了,老师尽量加快教学速度,主要课程用一年的时间就把高中阶段的学习内容教完了,整整争取到一年的时间用来复习、备考。

我在高二时进入快班学习,学校发的油印学习资料,比教科书还要厚

我们高一读完,在1978年的暑假,学校从我们全年级学生中挑选了一批学生补课。其目的是经过补课和考试,把学习成绩好的挑选出来,组成快班,重点培训。补课班分文、理两类。我参加了理科班的补习。大概经过1个月的补课,学校组织各科考试,根据考试成绩,组成两个理科快班(分为快1班、快2班)和一个文科快班。少数参加补课的同学因考试成绩不好,没有进入快班,仍回到原来的班级学习。我有幸进入到理科快1班。 高二上学期开学,学校调集了“文革”前大学毕业的优秀老师担任我们快班主要课程的教学。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是冯波老师,数学老师是陈晓玲老师,物理老师是肖希天老师,化学老师是曾畅老师,英语老师是李辉老师,政治老师是曾宪志老师。 至此,我正式开始了向高考冲刺的学习。

快1班,也叫高49班,毕业合影。

我在初中阶段的学习没有欠账,成绩虽然在班上不拔尖,但也属于比较好的。有了这个基础,进入高二的学习,我感到不费力,跟得上。我的各科成绩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档次。第一个档次是物理,成绩最好,或许是有这方面的天赋,学物理最轻松,不管怎么考,我都是90分以上,还经常得100分。有一次,物理老师突然进行考试,考前对我们说,今天的试卷有点难,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可我做下来感到很容易,第二天老师把试卷发下来,我竟得了100分,让坐在周围的同学好羡慕。第二个档次是数学和英语。那时,学生的学习成绩有个规律,就是班主任教什么,学生这门功课的成绩普遍要好些。我初中班主任黄志夫老师是数学老师,所以,我初中时期的数学学得扎实。因我对英语感兴趣,所以,英语成绩也一直比较好。后来,到了大学,入学时学校进行摸底考试,我的英语考了73分,为全年级第二名,从而进入大学英语快班。当然这是后话。第三个档次是语文、化学、政治,成绩不突出,但也不很差,比较均衡。

浏正街。我上学必经浏正街口。

我们读高中时,恢复高考才一二年,高中教材来不及更新,所以,教材的内容还是很浅,根本不适应高考的需要。寻找更全、更深、更难的教材,就成为了学校和学生的一个特殊任务。学校采取的办法就是给我们发油印的学习资料。当时的一个怪现象就是,学校发给我们的油印学习资料,比正规的教材用书还要厚,当然内容也更深、更难。我们学生找到的自学教材,多是《数理化自学丛书》。这套《丛书》在1977年重版发行。由于社会适龄青年参加高考的特别多,他们的主要学习资料就是这套《丛书》,所以,《丛书》一时供不应求,要找关系才能买到。 我向父亲提出要买这套书。父亲一是考虑到难以买到,二是考虑到花钱不少,一开始没有爽快答应我。一天晚上,黄志夫老师到我家家访,我和他聊起这套书,黄老师语气非常肯定地说:“想要考取大学,必须买这套书。”父亲在旁边听见了,黄老师走后,就对我说:“花钱给你买《丛书》吧!”班上同学刘正茂的妈妈在育才小学教书,有关系买得到这套书,我便拜托她给我买。书不是一次到的货,而是一本一本拿到的。有时是刘正茂把书带到学校给我,有时是我上她家去拿。 这套书作为我的课外学习资料,对数理化3门课程基本原理的掌握,当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但随着进入高二的学习,学校教学难度加大,内容加深,这时再去看《丛书》,就感到比较浅了,不过瘾了。

头脑中日夜想的都是学习,梦中把物理难题做出来了

一天晚上在家做物理作业,有一道题怎么也做不出来。我把这道题放下,做了一些别的课程作业,再来做这道物理题,还是做不出。这时,大概到了深夜12点了。大院隔壁的木材加工厂开工了,钢锯割木的尖叫声,在深夜特别有穿透力,从车间的窗户、大门蹿出,飞进我们的耳朵。我题目做不出,人本来就很烦,加上这种声音传来,让我烦上加烦。偏偏在这个时候,我的耳朵里又传来了父亲的抱怨声:“这么晚上,怎么还不睡觉罗,灯点得这么亮!”我生气地对刚刚睡醒了一觉的父亲说:“人家的大人巴不得小孩刻苦学习呢!我这样刻苦学习,你还抱怨什么!”心情不好,题目更做不出来了,于是,我不得不上床睡觉。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早上醒了,我清晰地记得晚上做了一个梦:我一个人坐在一个安静的地方,做那道物理题,想啊,写啊,算啊,把题目做出来了。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梦,发现梦中做的题目,是对的。

小巷深处。

一天下午,语文老师冯波拿着一叠试卷来到教室,说:“今天下午两个快班统一进行作文模拟考试。”她把试卷发下来,我看到作文题是:《在我这样的年龄》。我从小学开始,就最怕写作文,阅读少,肚里无货,写什么都展不开。到了高中,这种状况还是没有得到根本改变。那天下午的模拟作文考试,我得了多少分,现在不记得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考得不好。但同班同学黄翔凌考得很好。 第二天下午,冯波老师又手拿一叠试卷样的纸走进教室,她说:“这是我们班上一位同学在昨天下午的考试中写的作文。我们大家来讨论一下,这篇作文写得好不好。”其实,她是在卖关子。语文组的老师已经把这篇作文定为这次考试的第一名,是范文,号召我们学习。冯老师点了几位同学,请他们分别站起来,评价这篇文章。冯老师一再说明:“我没有说这篇文章好。大家认为好就说好,说出好在哪里;认为不好就说不好,说出不好在哪里。”但同学们看后一致认为写得好。最后,冯老师才揭晓文章是黄翔凌写的,她一一给我们分析文章好在哪些地方。她这一启发式的教学,让我们收获很大、印象很深。 不知不觉,高二的学习结束了,高考的日子来到了。

7月的长沙很热,走到考场时已是全身大汗,靠风油精保持头脑清醒

1979年7月7日,我一大早就起床了。妈妈做了一大碗面条,煎了两个荷包蛋放在面上,要我吃。我口里说不紧张,实际上心里不轻松,哪还有什么食欲,但又不能不吃,我拿把小凳子坐在厨房外面,费力地吃完面条,之后,就带着准考证和钢笔,走出大院门,向十二中考场走去,成为当年全国468万考生之一。

准考证正面。

准考证背面。

7月的长沙,骄阳似火,酷暑难挡。一大早,太阳就升得好高,白灼白灼的,烤着大地。五一路从建湘路口起到长沙火车站这一段,才刚刚拉通,马路两旁的树才栽下去,还只是一根不粗、不高、无枝的树苗,根本无法遮荫。我走到学校时,早已是一身汗了。当时的十二中,大门进去是一个大操坪,操坪的西北角是一栋砖瓦结构的楼房,我的考场就在这栋楼的一楼。我迅速找到我的座位坐好,静静地等待着开考时间的到来。

打人参米。

那年的高考,一共要考6门,7、8、9日考三天,依考试时间安排顺序,理科是语文、物理、数学、化学、政治、外语。文科是语文、历史、数学、地理、政治、外语。如果不是考外语专业,外语成绩只按10%计入重点院校录取分,而对普通院校,外语成绩只作参考。 第一场考试是语文,上午8点开始,10点30分结束。当试卷发到我的手中时,我最关心的是作文题,马上把试卷翻到最后,先看作文题。“根据提供的文章改写一篇文章”!当我看到这样的题型时,我心里高兴了一下。 这年的高考作文题型,恐怕是恢复高考以来的唯一一次。它要求考生细读《第二次考试》这篇文章,把它改写成一篇“陈伊玲的故事”。《第二次考试》说的是陈伊玲参加音乐考试,初试时的成绩十分优异,而复试时却使人大失所望。声乐专家苏林教授通过深入调查,搞清楚了原因,原来,复试前一天,陈伊玲帮助邻居救火、安置灾民,忙得整夜没睡,影响了嗓子。苏林教授当即决定录取她。这样的题型难度显然不大。 语文考试出来,我们班的同学碰了面,大家三五成群走回家,普遍都一脸的轻松。当时的五一路两边还有好多民房,有的在家门口摆一个摊子,卖点烟酒饮料。我们几个同学在一个摊子上各买了一瓶饮料喝。饮料是用玻璃瓶装的。我在开瓶盖时,一不小心,把一个手指划破了一点皮。

马王街粮店。我高考必须经过此地。这栋房屋目前仍然存在。

第二场考试是物理,下午2点30分到4点30分。考前,坐在我前面的同学晏晨光转过身,递给我一个小瓶子,要我往额头上搽一点。我接过瓶子一看,是香港出的,上面写着“风油精”。当时大陆没有这个东西,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它。我轻轻拧开瓶盖,一股浓浓的清凉味马上扑鼻而来。我往食指上轻轻倒了一点,往两边太阳穴一搽,啊!头脑顿时无比清醒。物理本来就是我的强项,加上有这么好的精神状态,这一下午的考试,就轻轻松松地度过去了。 在那之后,每次考试前,我都向晏晨光要风油精搽太阳穴。可以说,风油精帮了我高考的大忙。 大热天进行高考,学校为了考生不受酷暑影响、考出好成绩,也想了不少办法,如早早就把电风扇打开,在每个考场都备有凉开水,考试中老师把凉开水倒在碗里,递到我们手中。六场考试,我只接过一次老师送来的凉开水。不是口不干,而是考试题目多且难,人又很紧张,不愿浪费一分一秒。

考完后到乡下捉青蛙,分数过了录取线、参加体检的通知来了,我还在乡下玩

三天的考试一下就过去了。我每门课程考完回家,我发现一个怪现象,就是家里人不像往常那样,问考得好不好,父母姐妹没有一个人问我考得如何,好像没有高考这回事一样。原来,他们怕给我增添压力,事先约定不问我考的情况。考完了,我也一身轻松,过了几天,我干脆就坐船到湘阴县铁角嘴镇外公外婆家玩去了。

梯田。

在乡下我一住就是10多天。每天晚上,我和乡下同龄伙伴到田里捉青蛙,第二天上午,我把青蛙剖了,晒干,积到一定数量,外婆就帮我把晒干了的青蛙熏了,熏得腊黄腊黄的,再用草绳子一把一把地捆好,让我带回家。正当我在乡下玩得开心的时候,家里接到学校通知:高考分数过了录取线,请参加体检。父亲多高兴啊,连夜给我写信。不过,我正巧在父亲写信的第二天,就从乡下坐船回到了长沙。 1979年湖南理科普通高等院校录取分数为290分,重点高等院校录取分数为320分。我第一次接到成绩通知是305分,第二次接到成绩通知是325分。为什么会有两次分数通知,当时听说是组考部门统一组织了对试卷的复查,对第一次分数作了校正。

邻居毛细一句话,决定了我所学的专业

体检通过后,学校组织我们填报志愿。我和家人对填报志愿很是为难。这么多学校,这么多专业,分数又不是很高,怎么选择学校和专业?我们没有经验。加之我的志愿和父亲的意见相左,我想学医,父亲认为医生这个职业接触病人,太累,不好,不同意我学。这就更增加了选择的难度。 一天晚上,我和父亲来到十六中学历史老师家里。他是“文革”前大学生,在学校图书馆工作,他妻子是我的小学老师。他们夫妻俩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历史老师首先问我想学什么专业。我回答说,我本想学医,父亲不同意,那就学机械工程、机械制造之类的专业吧。历史老师点了点头,然后又问我,想到哪里读书呢?本地还是外地?我说想到外地读。父亲连忙说,如果选择外地,就选择武汉,因为他有个表姑妈在武汉,星期天有个地方走走。然后,历史老师就给了我们一些建议,大概是说要把普通院校的志愿特别是第一志愿填好,但同时也不放弃重点院校,重点院校也冲一冲。

都正街改造前影像。织机街的东端通向都正街。

第二天下午,我和父亲在家中正式填写志愿。我们一边翻看着招生简章,一边商量着。我们俩决定普通院校第一志愿和重点院校第一志愿都选择武汉的学校,分别选择武汉工学院和武汉测绘学院。接下来就是选择专业。正当我和父亲不好怎么选择时,邻居毛细从外面回家了,他路过我家门口,得知我们在填志愿、不知如何选择专业,他马上走进屋,看了看武汉工学院的专业目录,指着“金属材料及其热处理”,对我们说:“我们老师说,这个专业最有发展前途。”他参加了1978年的高考,没有考上,进入一个技校学习,正读技校一年级。我和父亲相信了他的建议,在武汉工学院第一志愿专业栏上填下:“金属材料及其热处理”。 过了几天的下午4点左右,我在家突然听到父亲在大院的围墙外喊:“刘志信,武汉工学院!” “刘志信,武汉工学院!”原来,武汉工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寄到了十六中。我以为会寄到家里,所以一直在家苦等,没有去学校看看。我的班主任冯波老师将录取通知书送到了我父亲单位,父亲接过录取通知书后,飞奔着回家报喜。

小巷尽头关闭着的木门,就是织机街133号。现已拆,建成了人民路。

我接过录取通知书信封,坐在四方桌子边,把录取证书、学院简介、入学须知等一一地看着。“你被我院录取为机械工艺系金属材料及其热处理专业1979级学生”,我反复地看着这一行字。当年全国参加高考共468万,只录取28万,录取率仅为6%。我成为这“姣姣者”之一,心里充满了无限的喜悦和欣慰。几年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 之后的几天,前来我家贺喜的人络绎不绝。就连七八十岁的邻居刘代表也来了,还送了两双袜子。在铁路系统工作的叔叔来我家祝贺,他有乘车免费证,他说他亲自送我去武昌。我父母一听,十分高兴。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他们正犯愁呢。 9月的一天上午,我在亲人的欢送下,叔叔挑着一担行李,从织机街133号出发,来到长沙火车站,乘火车北上,踏上了大学求学之路。

读大一时,姐姐来学校看望我,两人在学院门口合影(相片天空处已损坏)。

《织机街133号的故事》至此结束。66篇,10万余字,一路写来,得到朋友圈和其他读者持续关注,热情鼓励。不少昔日同学、街邻提供很多回忆和照片。家人更是给予了具体帮助。在此,一并致谢。

展开阅读全文


阅读 767 投诉举报

喜欢我的作品,就赞赏支持哦

我的赞赏码

长按识别二维码给作者赞赏

记得在赞赏留言中写下名字哦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广告 
我不感兴趣
打开APP,查看全部8条评论

关于作者

56832ea903f8dc1c0ba110fc
阿信
粉丝 1423 | 创作 155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TA的更多创作

祭巴黎圣母院(图文:阿信)
在长沙豹子岭,住着一批当年做地雷的“军工”人(图文:阿信)
“我还为你们按快门”(文:阿信)

文章来自兴趣圈

人文行摄
3278 篇
去看看

热门圈子

清新逸影
7306人
诗与远方
15710人
古玩与收藏
3464人
道听“图”说
7523人
旅行打卡
8970人
一格 · 诗意空间
3317人

推荐原创

卡 西 莫 多

阅读 1238

桃梅同嬉春

阅读 731

情系江南

阅读 606

邛海湿地 • 美景不可辜负

阅读 1227

泰国的新年,水战的狂欢

阅读 765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阅读 1319

本页面内容由用户上传 | 用户协议

© 2017-2019 糖水APP

忘记密码
 点赞
 评论
 收藏

关注格图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

你已关注阿信。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你已赞《参加高考(图文:阿信)》。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回复或删除评论,还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发现更多好友和精彩内容

真的要取消点赞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真的要取消关注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已经收藏成功,打开糖水APP

在我的收藏列表中可以找到

真的要取消收藏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