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虫虫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2月11日 2019

【长篇小说连载】法医龙飞(第六十六章)意外收获

阅读: 8 & 分享: 0
— 原创 —

第六十六章 意外收获 我们回到局里是两天后,朱婕的家和孔夏楠不在同一个方向,刚好回去把了解到的情况想张怡微和太子交流,张怡微的观点和我差不多,以孔夏楠如今的精神状态,她说的什么我们也不能完全相信,但有一点很肯定,孔夏楠一定是知道什么的,而且还多半和沉香红的死有关。 我打算在见过朱婕后再把所有情况汇总,连日奔波有些疲惫,本打算好好回去休息一晚,刚出门就看见王小东的车停在门口,他神神秘秘的对我招手,我和白天明还有梁小柔走上车,王小东把车开到一处安静的地方。 “别说我只拿钱不办事,拿了你的东西,事情我也给你办好了。”王小东转过头把一份报告递给车后的我。 “瞧你多不懂事,居然劳烦王副局长帮忙办事。”梁小柔笑了笑说。 “别,别这样说,我这副局长怎么来的,您二位心知肚明,就别天天挂在嘴上打我脸了。”王小东一脸苦笑无可奈何地看着梁小柔。 “龙飞让你查什么呢?瞧你神神秘秘的?”梁小柔好奇地问。 “让他查一下沉香红父母的经济收入情况。”白天明在旁边无所事事地回答。“他到现在还抓着合德医学院不放,让把医学院的收支情况也一同查一下。” “你查这些干什么?”梁小柔诧异地看着我问。我认真看着王小东交给我的报告,好半天才答非所问地说。 “从报告上看,沉国兴和胡兰芝夫妇的经济情况真有问题。” “我就说了吧,这就是直觉,要不是我想到从这个方向查下去,估计你们都没料到吧。王小东得意洋洋的笑着。 “调查沉香红事件,怎么会和她父母的经济有关?”梁小柔还是很茫然地问。 “沉香红还有一个弟弟沉志远,在沉香红死后不久她弟弟就被送到国外就读高中,大学是在国外知名大学上的至今在读研。”我把报告交给梁小柔转头看着窗外若有所思地说。“可是以沉国兴夫妇的收入完全不可能负担的起沉志远的学费和生活费,这个是王小东意外中发现,我感觉里面可能存在问题,就请他帮忙调查下去。” 梁小柔听完也不再拿王小东开涮,专注地看完报告后,语气很疑惑地点点头说。 “是很不正常,从调查的结果看,沉国兴夫妇收入并不多,如果是要负担沉志远出国所需的费用,一定会入不敷出,而且沉志远就读的大学在国外很知名,费用绝对不是沉国兴夫妇能承担的起的。” “会不会沉国兴夫妇还有其他的经济收入来源?”白天明问。 “没有,我详细调查过,沉国兴夫妇的收入很固定。”王小东摇摇头,慢慢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不过在十年前,他们夫妇的账户上突然多了一笔数额庞大的巨款。” “十年前?”梁小柔诧异的自言自语。 “是在沉香红死亡之后收到的?”我一愣试探地问。 “对,就是在沉香红死亡时间后一个月。”王小东点点头笑着回答。“我就说这里面有猫腻,沉国兴夫妇没什么其他经济收入,不可能平白无故收到如此庞大的巨款,而这笔巨款足以支付沉志远出国的费用,而且还绰绰有余。” “你既然能查到有款项转入到沉国兴夫妇的账户,有没有查到这笔钱是谁汇给他们的?”我看着王小东问。 “是国外的一家生物医药公司。”王小东不慌不忙地说。“这家生物医药公司名叫创世,在国外很有名经济实力超群。” “沉志远父母都是农民,国外的生物医药公司怎么会给他们汇款,而且还数额庞大?”梁小柔疑惑地问。 “不光只有一笔,我调查后发现,除了在沉香红死亡后一个月,这家叫创世的医药公司一次性向沉国兴夫妇的账户转让一大笔钱后,还在每个月的一号按时向沉志远支付一笔数目不小的钱。”王小东说。 “难怪沉志远能从高中就开始在国外就读,直到现在上的也是知名大学,他所需的费用都是由其他人资助的。”我恍然大悟的摸出一支烟放在嘴角。 “是的,不光是在经济上这家医药公司全力资助沉志远,就连他出国的担保以及学校的挑选都是由这家公司提供。”王小东一本正经地说。 “查到国外这家叫创世的生物医药公司主要是从事什么的吗?”我看向王小东认真地问。 “虽然是家生物医药公司,但我调查发现该公司并不自己从事生物技术方面的研发,主要从事的是药品以及化工日用品进出口,确切地说是一家销售型公司,而供货方就在国内。”王小东说到这里又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你们不想知道供货方是谁?” “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到底是谁?”梁小柔焦急地问。 “合德医学院?!”我慢慢取下嘴角还未来得及点燃的烟,看向王小东确定地说。 “呵呵,居然让你猜到了,就是合德医学院。”王小东点点头笑嘻嘻地说。 “国外的医药公司不可能无缘无故向沉国兴夫妇汇款,并且长时间资助沉志远在国外就读,而且还是在沉香红死亡后一个月开始的,以这家叫创世的生物医药公司和合德医学院之间的关系看。”梁小柔了想诧异地说。“支付这些钱的应该是合德医学院才对。” “欲盖弥彰,这更说明沉香红的死亡事件恐怕没那么简单,合德医学院是试图用这笔钱来掩饰什么。”白天明也点点头沉稳地说。 “我从一开始就发现沉国兴夫妇对于沉香红的死而复生有不太正常的反应,果然这里面另有隐情。”王小东靠在座椅上舒缓的笑了笑。“指不定沉香红还真不是什么自杀……” “合德医学院呢,我让你调查这所医学院的收支情况,有什么发现吗?”我皱着眉头问前面的王小东。 “合德医学院的收支倒是很正常,其实合德医学院发展到现在已经不能只单从医学院的范畴来评估收支情况,医学院旗下还有下属的研究生以及生物化工厂和企业,而医学院学费的收入占整个学院盈利极其少的一部分,甚至可以完全忽略不计。”王小东了然于胸地回答。“在支出方面,最大的开销是电力方面的,我分别查过医学院所有相关的下属部门,医学院每月所花费在电力上的资金数额极其惊人。” 一所医学院的用电即便再多也不会如同王小东给我们报出的数字那样惊人,这让我想起那天见到张雄文的时候,施工的工人说过十九号大楼单独一栋的电力就足够正常的十栋大楼需求,我实在想不明白一所普普通通的医学院为什么会消耗掉如此惊人的电力。 “那除了学校外,下属其他部门的收入情况怎么样?”我继续问下去。 “合德医学院最大的收入是来源于和创世生物医药公司的贸易往来和投资,几乎目前合德医学院所有的科研项目资金全是来源于创世生物医药公司。” “主要是从事哪方面的研究?”梁小柔问。 “就是你上次给我的那些东西,大多是生物技术和日用品方面的,比如精油和肥皂等,还因为合德医学院有丰富的精神病治疗经验,也研制精神疾病控制类药物。”王小东一本正经的对我们说。“而这些研发出来的产品一直通过创世生物医药公司销售,虽然定价高的离谱,但因为效果显著一直供不应求,为此给合德医学院带来大量的收入。” “这个倒是真的,上次你送给我的精油和肥皂用了之后真的很好用,我现在一天不用都感觉不自在。”梁小柔点点头说。 “我媳妇也是这样说的,还问我用完怎么办。”王小东看我一眼很无赖的笑了笑。“我这忙帮的彻底,可到时候你得还我人情,看你和合德医学院关系不错,到时候再帮忙给弄几套。” “你调查过创世生物医药公司是由谁创办和负责的吗?”我白了王小东一眼继续问。 “查过,是一个国外的女人创办的,名字叫NUWA,不过我不像是很正常的英文名,我找人翻译过。”王小东漫不经心地回答。“我估计创办创世生物医药公司的人应该是国内的女人。” “为什么?” “NUWA……”我在嘴里重复着王小东告诉我们的这个名字,慢慢眉头微微皱起,猛然抬起头,终于明白王小东为什么说那女人不应该是国外的人。“NUWA……女娲!” 在合德医学院的正门口竖立的那尊气势磅礴硕大的雕像正是女娲补天。 我一时间想不到这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可对于用女娲当名字的女人倒是有些兴趣,直觉告诉我这名字不会是随意挑选,其中或许还隐藏着其他的含义。 和王小东分开的时候,我让他想办法把这个叫女娲的女人身份和背景调查清楚,王小东点头答应。 从慕寒冰的案件后我开始有在笔记中记载案情的习惯,所有侦破的过程和细节我都巨细无遗的记录下来,当然还有那些不敢公之于众的真相。 晚上我一个人在房间,笔记中写满了各种问句,死后两小时又出现的死者?聂冰婉和沉香红脚底的纹身,死亡十年之久又复活的沉香红……等等诸如此类为解开的疑团,如今又多加了一条。 女娲? 第二天我和梁小柔两人启程去见朱婕,张怡微担心沉香红情绪不稳定会出什么乱子,特意留下了太子和白天明,我们见到朱婕是一天之后的晚上。 因为见过孔夏楠的原因,在接触朱婕的时候我心里多少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我估计这次行程不会太顺利,但等我们见到朱婕的时候,才意识到比我的预计还有困难很多。 朱婕是正常的,至少在体型上她看上去是正常的,当她父母把我们带到她房间的时候,我们见到缩在墙角阴暗中的女人,和孔夏楠一样她也习惯了这种没有光线昏暗的环境,但是比起孔夏楠来说朱婕要安静的多。 “她也是被学校中途送回来的?”梁小柔小声问朱婕的父母。 老人的回答和孔夏楠父母的陈述如出一辙,朱婕也是被中途退学,原因不明学校给出的解释依旧是因为学校压力过大,因此导致精神失常,无法正常继续学业被劝退送回。 原本指望从她们二人身上能了解到十年前发生过的事,可没想到一个宿舍中四名女生,除了钟慧外,沉香红死了,孔夏楠和朱婕疯了,我越发惊讶到底在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我拿出笔记本打算把朱婕的情况记录上去,朱婕的父亲瞟了一眼,突然伸出手按在我笔记本的上面,浑浊的眼神中透着惊恐。 “在朱婕的面前不能让她看见红色和白色的东西,任何都不能,否则她会失控的。” 我这才意识到我的笔记封面是红色的,悄悄收起笔记,留意到这房间的陈设,果然如同朱婕父母说的那样,整个房间的色彩中找不出丝毫红色和白色,而且房间似乎经过特殊的处理,坚硬和有棱角的地方都被厚实的海绵所包裹。 “为什么朱婕不能看见红色和白色的东西?”我疑惑地问。 老人告诉我们,朱婕被送回来后神智很不稳定,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凡接触和看见红色和白色就会完全失控,开始只是呕吐,似乎对这两种颜色深恶痛绝的厌恶,到后来就是自残,很严重的自残,在没人看管的情况下会用头撞击坚硬的地方,直至头破血流,可当血流出来时朱婕就更加恐惧,甚至不惜自杀。 没有办法所以只好把房间中坚硬和有棱角的地方包裹起来,就连窗户外面也被焊上坚固的防护栏,就是担心朱婕会跳下去。 也带朱婕去看过,但都说是严重的精神疾病,需要送到医院治疗,以为还有希望父母就把朱婕送到精神病院,可是在里面她不知道看见什么,精神完全崩溃失控不惜一头撞碎玻璃,用玻璃片割颈自杀,幸好被阻止的找不然早就死了,精神病医院见朱婕这个情况太严重也不敢收治,没有办法只能接回家里。 朱婕被学校送回来的时候,就不和任何人交谈,她寸步不离的躲在房间里,十年了也没听她说过一句话。 听完朱婕父母所说的话,我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看到蜷缩在墙角中的朱婕颈上还留着一道不浅的伤疤。 “好好的怎么会害怕白色和红色?”梁小柔在我耳边压低声音茫然地问。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红色代表的应该是血,白色在朱婕眼中是医院的颜色,朱婕怕的是医院和血。”我转头小声对梁小柔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见到孔夏楠的时候,她一直反复在做相同的解剖,这个解剖课题她足足做了十年,我想当时朱婕也参与了这个课目的解剖,按理说临床研究生对血应该见惯不惊才对,朱婕为什么会对血和医院如此恐惧?” 我和梁小柔慢慢走到朱婕身边,她似乎并不在乎有没有进来,目光无神的专注一点,双手环抱着身体犹如一个没有魂魄的躯体,我们蹲了下去,发现她的嘴角一直在不停的蠕动,像是在说着什么。 我和梁小柔对视一眼,我半跪在地上,把耳朵慢慢靠近她的嘴唇,试图能听到什么,可蠕动的嘴唇里没有丝毫的声音发出来,我缩回身体对梁小柔失望的摇摇头。 梁小柔的目光很专注的盯着朱婕蠕动的嘴唇。 “你发现没,她蠕动的频率是有规律的,如果她是在说话,那她说的应该是同样一句话。” 我留意到梁小柔发现的这个细节,开始模仿朱婕嘴唇的形状和闭合的长短,试图能学着她蠕动的节奏把她没有声音的话重复出来。 是。 反复模仿了好几次后,我确定这是第一个字。我。 这应该是第二个。 杀……了她! 是我杀了她! 当我把朱婕那无声的话念出来时,我和梁小柔的表情震惊的难以用语言描述,孔夏楠也说过同样的话,可以她的精神状况我们很难判断真实性,但朱婕居然也说出相同的话,而且她的表情分明是一种恐惧的赎罪。 为什么两个疯掉的人都承认自己杀了人,或许因为她们精神失常因此说出来的话不足为信,但是,万一这是真的呢…… “你杀了谁?”我深吸一口气,慢慢靠近朱婕,轻言细语地问。“是不是沉香红,你是不是杀了沉香红。” 当我说出这个名字的刹那,朱婕蠕动的嘴唇立刻停止下来,她猛然抬起头盯着我们,我能清楚地看见她正在放大的瞳孔,我记得孔夏楠也和她是一样的反应,沉香红这个名字对她们来说就如同是挥之不去的梦魇般可怕。 朱婕的目光中慢慢充斥的是恐惧的绝望,我刚意识到什么,朱婕突然从地上站起身,那完全是瞬间的爆发,把我和梁小柔推到在地后朱婕猛然向门外冲去。 这屋里所有坚硬的地方和棱角都被包裹,可是如今大门敞开着,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只听见门外传来一声沉闷的撞击声,紧接着是老人撕心裂肺的哀嚎和痛哭,我和梁小柔快步跑了出去,见朱婕已歪歪斜斜倒在血泊中,她竟然一头直接撞到门外的墙上,我不明白沉香红的名字到底有什么可怕,以至于朱婕宁愿一头撞死也不敢面对。 我从地上把朱婕从血泊中抱起,她的额头撞伤太厉害,鲜血根本止不住往外如同洪水般涌出,一脱掉外套紧紧按住她的伤口,她虚弱的睁着眼睛恐慌的一把抓住我衣领,声音颤抖地说。 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 这又和孔夏楠说过的话一样,我来不及细问下去,朱婕的伤势太严重我和梁小柔立刻把她昏迷在我怀中的朱婕送到医院,检查后并无大碍这让我和梁小柔都松了一口气。 护士为朱婕打算注射药物的时候,朱婕睁开眼睛醒过来,她的目光惊恐的注视着护士手中的针管,整个人顿时彻底的抓狂,张牙舞爪的想要把那针管抢夺过去,我担心她会误伤到自己,和梁小柔紧紧按住她的双手。 “你们想害我,你们想要给我注射麻醉剂,就像我给沉香红注射一样……”朱婕歇斯底里的大声喊叫。 我和梁小柔震惊的盯着朱婕,她刚才喊出的话让我们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此刻的情绪异常的激动,分明是真的害怕和心虚,我很清楚当一个人害怕到极致的时候,说出来的话绝对不会是假的。 朱婕给沉香红注射过麻醉剂?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病人情绪太激动,必须给她注射镇定剂。”主治医生过来斩钉切铁地说。 我知道如此亢奋的状态会对朱婕的身体造成严重的损伤,特别是在精神方面,可是这是她唯一还能清醒的时候,我不能放过稍纵即逝知道真相的机会。 我阻止了医生注射镇定剂的要求,一把从护士手中拿过针管,就放在万分恐惧的朱婕眼前,大声地问。 “你为什么要给沉香红注射麻醉剂?” “放过我,不要害我,不要害我……”朱婕不敢直视我手中的针管极力的回避,异常慌乱惊恐的大哭大叫。 梁小柔都有些担心,抿着嘴看着我,目光似乎是想我不要再用这种方式逼迫朱婕,可我知道一旦给朱婕注射镇静剂后,所有的真相也会随之而消亡。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给沉香红注射麻醉剂?”我加重声音问。 “沉香红……沉香红不能动了,就……就被送到停尸柜,她……她就死了。”朱婕闭上眼睛终于断断续续大声喊了出来。 梁小柔顿时嘴慢慢张开,一把抓住朱婕的手臂,惊讶地问。 “是你给沉香红亲手注射的麻醉剂?” “我……”朱婕突然停止了争执,身体慢慢在我们手中安静下来,她缓缓睁开眼睛死死的盯着我手中的针管,目光变得漠然和空洞。 “不,不是我……” 对于朱婕前后矛盾的陈述让我们一头雾水,我意识到她很快又会陷入到精神失常的思维模糊状态中去。 “告诉我们,到底是谁给沉香红注射的麻醉剂?” “不是我……”朱婕漠然的摇着头。 “那到底是谁?” 朱婕的目光从我手中的针管上慢慢移开,最后落在我的眼睛上,面无表情的和我对视,那是多么冰凉的目光,让我都有些不寒而栗,我看见她嘴角蠕动几下,一丝诡异的笑容挂在上面,然后听见她嘴中冰冷的声音。 不是我,是钟慧、孔夏楠还有我……我们三人一起注射的! 朱婕因为情绪太过激动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昏厥过去,我和梁小柔却震惊的面面相觑,朱婕告诉我们的那句话,我想梁小柔和我一样,隐约也能勾画出十年前到底发生过什么。 沉香红出国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对于只有一个名额的其他三人来说,不管怎么努力结果也显而易见,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除掉沉香红那出国的名额就会被空缺出来……想到这里我都有些不寒而栗,可事实应该就是这样,钟慧和孔夏楠还有朱婕三人合力预谋筹划了一起谋杀案,采用的方法也是她们最为擅长的麻醉技术。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三人得知名额被沉香红占有后,刚巧沉香红因为压力过大而导致情绪紧张焦虑,慢慢开始靠安眠药才能入睡,三人合谋向吞食安眠药熟睡后的沉香红注射麻醉剂,剂量足以让沉香红在被人发现之前无法清醒,然后再将沉香红推入停尸柜中,麻醉剂会随着血液消退,等到为沉香红尸检的时候,血检中很难发现有麻醉药物成分。 一起谋杀案就变成天衣无缝的自杀! 梁小柔的推断和我是一样的,只不过现在让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如果钟慧和孔夏楠还有朱婕是同谋,那为什么是事发后孔夏楠和朱婕相继精神失常被送回,剩下的却是钟慧,按理说这三人之间应该达成了攻守同盟,沉香红被除掉后,三人各自凭本事争取唯一的名额,即便最后是钟慧胜出,那其他两人也应该相安无事才对,除非…… 除非在沉香红死后还发生过其他我们不知道的事。 “从目前来看,最大利益受益者是钟慧。”梁小柔走到窗边看着外面冷静的说。“你说……朱婕和孔夏楠变成这样,和她有没有直接的关系?” 我没有回答梁小柔,毕竟是十年前发生的事,当事人除了钟慧外,其他两人目前的精神状况几乎完全错乱失常,或许真正的秘密也只有她们三人才知道。 医生给朱婕处理完伤口治疗后离开病房,我和梁小柔守在病床边,打算等朱婕清醒过来看看还能不能从她口中问出些什么。 我翻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把新了解到的情况都简短的记录在上面,梁小柔一言不发的站在窗边,突然问了我一句。 “如果真是她们三人谋杀沉香红,那……那沉香红为什么还能死而复生?” 我停止了记录转头去看梁小柔,其实在我心里沉香红为什么死而复生已经不重要,我想起她在房间中画的那些图案,还有关于合德医学院里一直流传的阴间通道的传闻,更让我好奇和在意的是沉香红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她为什么能画出和谢婉君虚幻构想出来的世界,难道沉香红也接触过谢婉君? 但这怎么也说不过去,在莫永元出事后学校已经明令禁止任何人不得擅自接近十九号大楼地下室的病房,沉香红应该没有这个机会,即便是有她的出现又怎么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十年时间难道就没有人发现沉香红的存在?嗯…… 我的思绪被朱婕口中发出的声音打断,她已经昏睡了五个小时,我和梁小柔一直陪护着她,看见她身体轻微的动了一下,梁小柔从窗边快步走了过来,朱婕缓缓睁开眼睛,看她的样子有些倦怠和迷茫,稍微移动身体才意识到额头的伤口,她想从床上支撑起身体,梁小柔走过去帮她把枕头垫靠在朱婕身后。 看她现在的情绪很正常,或许是对环境的陌生,朱婕开始到处的张望,眼神中的茫然很快开始消退,随之而来的是恐惧和紧张,我留意到她眼神的变化,看看四周都是医院很寻常的白色基调。 突然想起朱婕父母告诉过我们,她对白色和红色尤为敏感,一旦看见这两种颜色就会歇斯底里的失控,等我想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但为时已晚,朱婕的嘴角开始惧怕的蠕动,然后低头看看自己手背上插着的针管,整个人眼睛瞪的很大,伴随着一声刺耳的尖叫划破了病房中的寂静。 朱婕恐慌的拔掉输液的针头,一边情绪失控的大吼大叫,一边拼命想要从病床上下来,我们担心她会再一次误伤到自己,我和梁小柔死死按住她的手。 任凭我给朱婕说什么她也听不进去,她在床上摇晃着头,一下又一下把头重重撞在软绵的枕头上,眼睛死死的闭合着,口中一直打算喊着。 你们要害我,你们要害我…… 朱婕的吵闹身惊动了医生和护士,他们闯进来见到病房里的情形后,主治医生告诉我们,朱婕情绪太过激动必须立刻给她注射镇定剂,否则长时间持续下去会导致朱婕精神完全崩溃失控。 旁边的护士已经在准备注射所用的药物,听到药瓶被敲碎的声音,朱婕整个人突然停止了争执,猛然睁开眼睛惊恐的盯着护士手中的针管,面色苍白的看向我,声音中充满了恐惧的乞求。 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 我不明白朱婕为什么会对针管会有如此大的反应,或许是因为她们当时给梁小柔注射麻醉剂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心理创伤,朱婕现在神志不清,应该以为我们会像十年前她们谋杀沉香红一样来杀掉她。 护士把准备好的针管交给主治医生,朱婕看着针头慢慢靠近她手臂的时候又开始了近乎于绝望的喊叫。 我忽然伸出手按住医生的针管并且拿了过来。 “你们先出去,给我们十分钟时间。” 护士和医生显然认为朱婕目前的状况不能再拖延,梁小柔回头看看又开始拼命挣扎狂叫的朱婕,目光和我对视一眼,还是亮出了证件让护士和医生先出去。 “告诉我十年前在合德医学院你们到底做了什么?“我一只手紧紧按着朱婕,另一只手拿着针管放在她眼前,慢慢靠近她耳边表情严肃的说。“否则……我会让你和沉香红一样!” 朱婕听到我再提起沉香红这个名字,她的恐惧瞬间从针管转移到我身上,苍白的脸上瞳孔中的黑色在慢慢涣散,我知道朱婕已经快要接近崩溃的边缘。 “龙飞……” 梁小柔估计是没想到我会用这样的方式威胁朱婕,吃惊的看着我想要阻止,我目光和她对视淡淡摇了摇头,这可能是知道真相唯一的办法,当然我也明白这样的行为违背职业操守,可是朱婕和孔夏楠的情况如出一辙,她们两人把自己关在房中十年就是在逃避,随着她们精神状态的恶化,她们会出于本能选择性的遗忘那段让她们恐惧的记忆,一旦这样恐怕再也无法知道真相。 梁小柔应该也知道这是万般无奈的办法,默默叹了口气抿着嘴看向朱婕,可惜我很快就发现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间,等到朱婕瞳孔渐渐开始收缩,她的身体也随之慢慢平复不再挣扎,目光很呆滞的盯着我,我从她眼神可以确定朱婕现在已经彻底崩溃。 我和梁小柔很无奈的松开手,朱婕如同一具被抽走魂魄的尸体般呆坐在病床上,空洞的眼神失去了最后的光泽,很明显她不再害怕,因为她用遗忘记忆来保护自己,这是精神病患者常见的特性。 我和梁小柔失望的对视,放下手中针管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朱婕的手慢慢抬了起来,当着我们的面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我不明白她这个举动是什么意思,等我反应过来,她已经把自己脱的一丝不挂,我下意识转过头去,梁小柔连忙帮她穿上。 “还在……还在……”我听见朱婕的声音,她应该是对梁小柔在说,声音中充满了舒服的轻松。“你听,我还有心跳声,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 “什么秘密?!”我紧张的转过头充满期待的问。 朱婕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紧紧按着她的胸口,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用奇怪的语气对我说。 “瞧,我的心脏还在。” 我猛然把手从她胸口缩回来,朱婕的样子让我有些不知所措,她的漠然让人有些害怕,我对梁小柔失望的摇摇头,示意如今朱婕的状态从她口中已经问不出什么。 我站起身和梁小柔打算离开的时候,衣服中的笔记本掉落在朱婕的面前,我瞟见朱婕无意识的看了一眼,那一页刚好被我记载着关于在聂冰婉和沉香红脚底发现纹身的资料。 被子遮挡在笔记上,只有前面三个数字显露在外面,074,这是在沉香红脚底发现的纹身前三个数字,我随手把笔记收起来,本打算去开门叫医生进来。 刚走到门口,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朱婕空幻的声音。 074…… 朱婕的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很自然的说下去。 074353。 我一愣猛然转过头看向朱婕,这是沉香红脚底的纹身,很显然朱婕是知道的。 “074353,074354,074355……”朱婕在口中奇怪的念着这些数字。 梁小柔有些惊讶的和我对视,这些数字一直纠结我们很久,到现在也没明白其中真正的含义,但是看朱婕的反应,她似乎知道些什么。 “这些数字是什么意思?”我快步回到朱婕的面前急切的问。 朱婕抬起头看着我,口中还是在反复念着这串数字,眼睛眨动一下,声音冷冷的回答。 学号,合德医学院的学号。(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展开阅读全文


喜欢我的作品,就打赏支持哦

举报
糖水设置
原创标注
隐藏封面
图片留白
水印
权限
保护 
私密 
公开 

 访客只有输入正确答案才能阅读 
确定
 广告 
我不感兴趣

关于作者

5b07b02ecf2ca99c39d2caa3
程虫虫
粉丝 223 | 创作 468
+ 关注 已关注 相互关注

热门圈子

诗与远方
旅行打卡
糖水使用指南
人文行摄
文字下午茶
道听“图”说

推荐原创

糖水支持本地音频上传啦!
知否,知否,应是春华秋实
神祇一念之错,凡夫一生之幸

创作  |  推荐  |  兴趣圈  |  赞赏码  |  我的糖水

© 2018 糖水APP

忘记密码
 点赞
 评论
 收藏

关注格图公众号

长按识别二维码

×

你已关注程虫虫。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你已赞《【长篇小说连载】法医龙飞(第六十六章)意外收获》。

在糖水APP中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回复或删除评论,还可以进行更多精彩互动

在糖水APP里可以发现更多好友和精彩内容

真的要取消点赞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真的要取消关注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已经收藏成功,打开糖水APP

在我的收藏列表中可以找到

真的要取消收藏吗?

在糖水APP中可以取消,还能更多互动

×

作者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

你还没有开通赞赏功能

糖水赞赏实时到账、0手续费